JaneZPF

这里阿简,真爱铃子。拒绝圈管,ky,地图炮。
Love long and prosper.

【文豪野犬】【太敦】Track

大家好,我是胡汉三,这是一篇王牌特工AU

以及,为了方便小天使们避雷,请一定要看我以下的话痨!!!

点我!点我!点我!

那么,看完之后也可以接受的,就请





序章

——————————

 

夜晚的横滨总是明亮的,但却并不包括这个城郊的昏暗小巷。巷尾站着一个披着褴褛斗篷的黑影,黑影的对面站着个红发的男子端着一把银色的手枪与他对峙着。微弱的月色下那个黑影戴着兜帽,同时遮住了他的发色和面孔。接着那兜帽动了动,白色的水雾弥散在刺骨的空气中,他的嗓音像是掺着沙子。

“织田作之助,我们又见面了,”那个黑影说道。“这一次我不会再让你逃走了。”

被称作织田作之助的男人依然端着他手中的枪,镇定地开口。

“当然,纪德,这一次我也不会再放过你。”

 

城郊的街道依然寂静,偶尔几只流浪猫穿过空旷的马路,巷口的阴影中走出一个身材颀长的男人。褴褛的斗篷底下伸出一只布满伤痕的手,戴在他头上的兜帽被摘下,露出一头灰白的头发和一张苍老的脸,而隐藏在斗篷底下的另一只手,在月光下反射出一丝冷光。

 

那是一把银色的手枪。

 

————————————

 

Chapter1

 

中岛敦没能记得那个男人的长相,他能记得的就只是那个人缠满绷带的手和那个暗金色的勋章。而此刻那枚勋章正晃晃悠悠的挂在他的脖子上,垂在他鼻尖前的地上。

 

 

那是个晴朗的冬日午后,年幼的中岛敦抬头望了望对于现在的他来说还过于高大的木门。木门上挂着个牌子,上面的字恕我们的小中岛敦还不认识,毕竟他才是个四岁的孩子。路上一直牵着他的男人现在停下了脚步,不得已地中岛敦只能跟着停了下来。接着,那个男人蹲下来,他向身边的小男孩伸出了手,那只缠着一圈圈绷带的手心里躺着一枚暗金色的勋章。

“你能帮我保管好这个吗,敦君?”那个男人说到。

中岛敦有些疑惑地看向他。

“这是对敦君坚持到现在都没哭的奖励哦。”那个男人这样说到。

男孩又思考了一瞬,最后还是那枚暗金色的勋章。

“乖孩子。”奇怪的绷带男(我们的小中岛敦在心里默默的这样叫着他)揉了揉男孩子银色的头发,“答应我照顾好自己。”

中岛敦有些懵懂的点了点头。

 

当中岛敦被警察领出家门的时候,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他很害怕,他不知道这些人为什么有他们家的钥匙。爸爸妈妈还没有回来,他不应该跟着陌生人走的。但是他们穿着警|察的衣服,他在心里小声的辩别道。男孩子的身子微微发着抖,他紧咬着下唇极力不安地被领到了一个男人的面前。他听到那些穿着警|服的人在小声说着什么。

“太宰先生,中岛家就剩下他了,他那个还在上初中的姐姐也……”

那个穿着警|服的人飞快地瞄了一下有些局促的站在那里的小男孩,接着,中岛敦就再也没能听清他们的交谈声。过了一会,那个被称作“太宰先生”的男人就走到了他的面前。

“不好意思呀,敦君,我们可能要换个房子住了,”“太宰先生”弯下腰,与男孩的视线平齐,“我们的新家有很多跟你一样大的小朋友,你可以从那里交到新的朋友,你愿意去那里住吗?”

眼前的小男孩撇了撇嘴,一副马上就要哭的样子,那双紫金色的眼睛里盛了一泡泪水,可怜兮兮的望向男人。

“那爸爸妈妈会陪我一起吗?”男孩的声音也发着抖,“或者姐姐也行……”

男人状似异常苦恼的揉了揉下巴,“爸爸妈妈说,作为一个男子汉就要独自面对一切困难哦,而且姐姐还要上学啊,敦君,要勇敢起来。所以,敦君愿意跟我去打败困难吗?”男人那双茶褐色眼睛看着男孩,柔和却不容拒绝。

“可是敦君还不想长大。”男孩子低下头,用袖口默默地抹了把眼泪。

“走吧。”

那个男人伸出手,男孩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把手放进那个人的手心。

 

所以他们现在站在了这里——横滨市××孤儿院。

中岛敦看着被自己捧在手里的勋章,听着那个男人在自己耳边说道:“你看,敦君。这个反面有一串数字,”那只手翻过勋章,指了指那串被刻进金属里的数字,“在你有麻烦的时候,你可以打这串数字,就对接线员说‘请给我《完全自杀手册》’,记住,‘请给我《完全自杀手册》’,你就可以找到我。”说完男人定定的看向中岛敦。

已经开始接受现实的男孩乖巧的点了点头,然后一个穿着白色围裙的胖胖的女人来到他身边,接过了中岛敦的手。

就在男孩被领着离去的时候,他突然转过了头,他看向还站在大门口的男人,阳光下的男人身材挺拔。

“太宰先生!”中岛敦喊到,“你……你还会来看我吗?”

男人什么也没说,只是对着他挥了挥手。小小的男孩大概是明白了什么,任由着孤儿院的妈妈把他领向他的新家。

 

 

暗金色的勋章又晃起来了,中岛敦一把抓住它紧握在手心里,背上承受着雨点般的重击。就快了,他想。渐渐的,背上的击打变得不再那么密集。终于结束了,中岛敦轻轻呼出一口气。听着凌乱的脚步声渐渐走远,中岛敦从地上爬了起来,他松开紧握的手,那枚勋章正安安静静的躺在他的手心。

 

05.05.1909

 

那串数字在昏暗的的路灯下让人看的并不太真切。中岛敦眨了眨眼睛,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

 

月光下的少年显得有些形销骨立,中岛敦慢慢的踱步在清冷的街道上,在一个路口的拐角,他终于找到了一个公共电话亭。

少年摸出兜里仅剩的几枚硬币,孤注一掷地把它们全部投了进去。

他拨打了那串数字。

电话被接通了,一个好听的女声传了出来。

“您好,武装侦探社。”

“您……您好,”中岛敦有些忐忑地回应道,“曾经有人给我说如果遇到麻烦,我可以拨打这个电话号码。我现在遇到了麻烦,我……我可能快被饿死在大街上了,他们经常打我……”

电话里的声音依然甜美。

“不好意思,我想您肯定是打错了。”

“请等一下!请等一下……”中岛敦有些绝望。

“请给我《完全自杀手册》。”

对方顿了两秒钟。

“好的,您的投诉已受理。”

接着,那边就变成了一串忙音。

中岛敦有些失望的挂上了手里的听筒,所以他又被骗了。少年的鼻尖有些泛酸,从四岁开始,从那时候开始,他生活中所有的人开始慢慢地离他而去。他原本以为,他或许可以相信那个电话号码,他或许可以相信那个奇怪的男人。他推开电话亭的门,走进苍凉的夜色中。

 

“敦君。”

 

一个穿着驼色长风衣的男人正面向他站在他的两米开外,露出衣领的脖颈处能看到缠着的几圈绷带。

中岛敦颤抖了起来。

 

“我叫太宰,太宰治。”

“你愿意跟我走吗?”

 

那个叫太宰治的男人在月光下向中岛敦缓缓的伸出手,手腕和掌心与脖颈一样缠着密密麻麻的绷带。

中岛借着月光看向十四年后再一次在他人生中突然出现的男人,琉璃色的眸子最终锁定了男人茶褐色的眼睛。

少年向着驼色长风衣的男人迈出了坚定的一步。

 

-TBC-

 


评论 ( 18 )
热度 ( 34 )

© JaneZPF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