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eZ_铃铃痴汉

这里阿简,真爱铃子。
Live long and prosper.

KINGSMAN(艾利)

看了Lena太太KINGSMAN的梗,就很想写,但只有个开头。剩下的....就....再说吧。。


双箭头的样子



艾伦清楚地记得他第一次见到利威尔的那天,其实严格上讲那应该是第二次了。谁知道呢,因为那个第一次对艾伦来说并不是什么很好的回忆——那时他才五岁,他刚失去了父亲。


“我非常遗憾地表示,你丈夫的英勇事迹无法公布于众,希望你能谅解。”在客厅角落玩耍的艾伦听见笔挺的坐在客厅沙发上的那个黑发男人这样说道。
“你让我如何去谅解?你什么都不告诉我,我甚至都不知道他已经不再原来的部队了!”回答那个男人的是自己母亲带着隐忍啜泣的声音。艾伦并不太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他才五岁。但听他们的意思,严厉而又疼爱自己的父亲好像并不会回来了。
“恕我不能多言。”那个男人顿了顿,“但我希望你能收下这枚英勇勋章。仔细看背面,那里有一串号码,为了表示感谢,我们想要给你......可以称之为'帮助',帮什么忙由你决定。你只要跟接线员说'牛津鞋,不要布洛克鞋',我们就知道是你了。”男人的声音听起来理性又冷静,或许是因为这个,艾伦觉得男人有些冷漠。
“我不想要你的帮助!”艾伦的母亲终于压抑不住哭声,拍开了男人的手,“我只想我的丈夫回来!”艾伦的母亲又哭了起来。
男人顿了顿,没再说话,他站起身朝艾伦走过去。他在艾伦面前蹲下,声音却是意想不到的温和:“你叫什么名字,小家伙?”
“艾伦。”他怯生生地回答。尽管男人的声音并不严厉,但男人自身凌厉的气势还是让艾伦有些怕他。
“你好,艾伦。能给我看看吗?”男人指了指艾伦手中的玩具。
艾伦有点不情愿,但还是乖乖地递给了他。男人拿着玩具在手中把玩,看起来很感兴趣。男人眼角低垂,是好看的深蓝色的瞳孔。灯光下,黑色利落的短发在男人脸上映出零落的影子,使男人看起来有些苍白。
把玩了一会玩具,男人抬起头来:“艾伦,保管好这个,好吗?。”男人把勋章递向艾伦,声音依旧温和。艾伦伸手接过,点了点头。男人温和的声音再次响起:“还有照顾好你妈妈。”艾伦突然觉得这个男人其实很温柔,所以他再次乖巧的点了点头。
然后,男人放下玩具,拥了拥幼小的艾伦。在男人怀里的小男孩想,虽然他看起来很冷酷,但是很温暖,就像.......爸爸一样。然而,男人的怀抱温暖而短暂,他放开艾伦,就开门走了出去。留下坐在地上边怀念那个怀抱边研究勋章的艾伦和坐在沙发上哭泣的年轻的母亲。

评论
热度 ( 1 )

© JaneZ_铃铃痴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