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eZ_铃铃痴汉

这里阿简,真爱铃子。
Live long and prosper.

【织太敦】特质豆腐和咖喱

和小伙伴商量了一下,还是把之前的文修改了重发。

然后作为题目废的我又重新起了个题目,但好像并没有太大改观??Ծ‸Ծ

用了一下午看完了《太宰治的黑暗时代》不得不说朝雾老师渲染能力真的max!!被虐的体无完肤(ಥ_ಥ)
然后逛lof看到了浔于太太看海的那篇文,就想着如果哒宰桑带着敦敦去祭拜织田作先生会是什么样的呢(๑• . •๑)

所以就擅自写了在织田作先生忌日时,太宰带着敦去祭拜的故事。

写了之后发现织太无论怎样都是一口玻璃渣(ಥ_ಥ)所以敦敦你要好好对哒宰桑啊!!

所以是有点织太前提下的太敦??

so,如果可以
就请↓↓↓

「敦君,你想去看海吗?」

这是在某个平常的清晨,中岛敦如往常一样踏入武装侦探社的大门后躺在沙发上的太宰治对他说的第一句话。
中岛敦正说着太宰先生您今天怎么到的这么早时,那个慵懒的窝在沙发里的男人又问了他一遍。
这次中岛敦没办法无视前辈不明所以的问题了,于是嘴里嚷着太宰先生这样做不好吧,国木田先生要是知道了,我们两个人都会被骂的,太宰治迅速的从沙发上坐起来说着没关系啦,偶尔翘一天班国木田君不会说什么的。然后径自拉着他慌张的后辈走出了武装侦探社的大门。

那是一座可以眺望着整个横滨街市的山丘,他们穿过郁郁葱葱的山道,有一处能够看到大海的墓地。

在来的路上,在中岛敦眼里一向话匣子停不下来的太宰先生反常的一句话都没有说。那种沉默的气氛使得中岛敦不太敢轻易开口,就连平常里的一些无伤大雅的吐槽也只是在他的脑袋里打了一个转,就消失在微带着咸腥味的海风里。直到太宰先生把他带到这个能窥到大海一隅的墓地前。

「那个……太宰先生我们这是要来干什么?」中岛敦问得小心翼翼。
「是来祭拜一个我的老朋友哦,敦君。」太宰治停在一个小小的白色的、没有刻名字的墓碑前开口道。

那个墓碑看起来已经有些年头了,虽然说它是白色的,但其实只不过是从它现在灰白色的基础上推断出来的罢了。墓碑的周围很干净,看得出来之前有人来打扫过。

太宰治就这样站定在墓前静静的看了一会儿,在中岛敦的一片不明所以中突然开口「织田作,我带着我的新后辈来看你了哦。是跟芥川君完全不同的孩子呢。」
说到这太宰顿了顿,又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然后侧转过身手指着中岛敦说道「敦君,这是织田作。织田作,这就是敦君,是一个可以变身为老虎的认真的少年哦,你肯定会喜欢他的。」
中岛敦被太宰突如其来的介绍搞得有些窘迫,慌慌张张的冲着墓碑鞠了一躬,「您好,织田作先生!我的名字是中岛敦!」说完抬起头有些紧张的看向身旁的太宰治,反观太宰治一脸轻松,一副很无所谓的样子。

「啊啦啦,不要这么严肃嘛敦君,织田作是个很随和的人哦,你这么严肃他也是会很不好意思的。」

说完也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小瓶烧酒放在墓前。

「喏,这是这次给你带的东西。说起来你以前有喝过烧酒吗,好像每次都是蒸馏酒?」

「如果你现在还活着,也不知道你的小说写的怎么样了。」

「如你所愿,现在的我到救人的一方去了,也有了一个可爱的后辈,虽然跟芥川君一样受了很多苦,但还是那么的想要活下去,甚至想让更多人(我)活下去。」

「虽然偶尔还会打打杀杀,但生活里倒是平添了不少琐事。」

「活下去的意义也好,填补我孤独的东西也好,无论怎样自杀我还是不会放弃的」

「不过最近的目标是找一个人跟我一起殉情」说到这,太宰治看了一眼正闭着眼睛双手合十祭拜的中岛敦。

「好啦,我该走了,现在都找不到我和敦君的国木田君肯定已经气的跳脚啦!」说完就转过身挥了挥手,头也不回的朝山下走去。

中岛敦忙站起身,看了一眼太宰治,又静静的看了一会儿灰白色的墓碑,轻轻的说了一句再见了织田作先生,我会照顾好太宰先生的,便转身追上了自己前辈的步伐。

「敦君最后跟织田作说了什么?」
「也没有什么,那个……刚才太宰先生带我见的人是您以前在黑手党的朋友吗?」
「啊啦,这么快就有我不能知道的秘密了吗,敦君?」太宰治故作伤心状。
「太宰先生请好好回答我的问题啊。」中岛敦对自己这样的前辈有些无奈。
「是的哦。」
「那织田作先生是个怎样的人呢?」值得您这么纪念他。
「织田作吗?他啊,就是一个不会吐槽的老好人罢了,也没什么特别的。」
「诶,就算是这样,那他肯定跟太宰先生一样也是个非常温柔的人吧。」说完,又小声的在后面加了一句「如果去掉自杀这个爱好的话。」
太宰治像是没听到中岛敦说的最后一句话一样,有些兴奋的说道「啊哈哈,没想到我在敦君的心里竟然有这么高的评价呢。吆西!为了庆祝一下,我们今天晚上去Lupin喝酒吧!」
「诶!太宰先生还是不要了吧,我还是未成年人啊!而且再不回去国木田先生真的会生气啦!」

夕阳逐渐拉长了两个人渐行渐远的身影,街上匆忙的行人,酒吧里吵闹的醉汉,有些日子只要记在心里,就足以怀念,放在时间的长河中,这也不过是最平常不过的的一天罢了。

「下次还是给你带我的特质豆腐和咖喱好了。」

Fin.

最后让我再啰嗦一下_(:з」∠)_
*Lupin是太宰还在黑手党时,三个人经常去喝酒的酒吧。
*织田作先生的墓很干净,大约是安吾来祭拜织田作先生时打扫的。虽然原文中也没有说安吾到底知不知道织田作先生的墓,但是我觉得作为当初在黑手党关系那么微妙的三位,安吾还是会知道的。

评论 ( 2 )
热度 ( 35 )

© JaneZ_铃铃痴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