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eZ_铃铃痴汉

这里阿简,真爱铃子。
Live long and prosper.

【文豪野犬/太敦】自杀者的自述

大约是之前三十题中的第27个的展开。
因为被搁置太久,所以昨天晚上被我强行FIN了orz
我一直觉得太宰是那种靠别人的光活着然后再照亮别人,最后再等别人拯救自己的人……【什么鬼
总之就是太宰被敦敦拯救不再想自杀,却又不好意思说的,所以就写了一封信的感觉。
港真,写到最后,我都觉得ooc
果然第一人称什么的不能轻易尝试啊orz







我知道我会在那个下午遇到你,或者说在更早的时候我就已经预测到了。

 

织田作一向算是最了解我的了,但他还是有一件事情说错了,或许应该说这件事他没能料到而我也没能料到——这个世界上终于出现了可以填补我孤独的东西。

 

那次社里给的任务是捕捉人虎——想来这个名字你并不陌生,但我听到了还是不禁啧了一声。人虎,多难听的名字,你明明是一只漂亮的白虎,黑色的条纹点缀在光滑的皮毛上,让人不禁想要触摸上去。但我们的第一次见面却不是那么的愉快,你明显张扬着锋利的爪子想要撕碎我,但这是没有用的,你我都知道。

那时我还在想着你的利爪撕碎我的瞬间,是会被我的人间失格消除掉异能力,还是我会直接死掉。但想想又觉得有些不甘心,虽然我是一个自杀爱好者,我一直乐于去走向死亡,但是这种提出假设却得不到答案的憋屈感实在让我无法接受,然后我就放弃了。所以这时候就不要再做出一副送了一口气的表情了。

解除了异能之后的你依然带着与那个年龄相称的稚气,丝毫不见身为白虎时的凛然气质。然后你倒向了我的怀里,软软的,散发着特有的少年气息。果然怎么看都是个孩子。然后我把你扔到了地上,毕竟那时候我对抱男人没有任何兴趣。

 

之后你成为了我的后辈,总是被我敦君敦君的叫着,不厌其烦。我总说敦君,快来救我吧,然后傻傻的你无论多少次都会慌慌张张的跑来,一脸无奈把我救下来说,太宰先生请不要再自杀了啊,我会很困扰的。

对啊,你总是说着困扰,每次都真诚无比,所以这实在是违背了我的信条。可是敦君啊,你知道的,我是一个自杀爱好者,让一个自杀爱好者不去自杀这是多么痛苦的事情。可是呢,看着你委屈的表情,我又觉得或许我可以再勉为其难的活下去。

在别人眼里好像我散漫又任性,没有人能约束我。可是你看,敦君,其实你总是能打乱我全部的计划——在这里就不要给我提什么作战计划了,那对我来说并不是那么重要,最重要的是我的自杀计划。

所以你看,自从遇见了你,我所有自杀不成功的理由全变成了你。

 

然而在这里我还是要道个歉的,一开始想要把你带回侦探社的理由不过是你强大的异能力以及与我之前的那个不怎么开窍的后辈的相似的经历。但后来我发现我错了。

你曾经的生活被别人破坏的那么彻底,而你却从没有想过去破坏别人的生活,甚至想要拯救更多的人,包括我。简单点用镜花的话说,不过就是:阿敦是这世界上最温柔的。

说起温柔,敦君你也经常说我温柔,第一次听我还蛮惊讶的。毕竟在那个暗无天日刀尖饮血的黑暗的散发着恶臭的地底层根本不会有人说我温柔。你知道的,我是港口黑手党历来最年轻的干部,与其让他们说我温柔,他们更想见着我直接绕道走。啊你说国木田君?哈,国木田君只会掐着我的脖子让我快点去死罢了。所以当你说我温柔的时候,我是惊喜的,你看我还吻了你。

但你的反应还是超出我的预料——虽然我知道你喜欢我——对,我很早就知道了,当我吻上你的时候,你竟然在回应我。现在看来,只能说你还真不是一只纯情的小老虎。所以是谁教坏了我的小老虎呢,我一定要找那个人算账。

 

之后你就住进了我家,你嘟嘟囔囔的抱怨了一大堆,嘴里一边说着太宰先生在这样乱的屋子里是怎么生活下去的,却又一边手上不停的帮我一点一点的打扫干净。可是正是这样口嫌体正直的你——这可是我刚从网上学的新词,多么适合那个时候的你——我想我是没办法再放手了。

再之后我们好像又度过了更加漫长的岁月,时间把你的脸雕刻的更加成熟却依然对茶泡饭念念不忘,而我也还是那个爱自杀的太宰治,但有什么却从本质上发生了改变。我不想承认,却又不得不承认,那些改变一寸一寸的渗入到我的骨髓。而原本那里原本所充斥着的黑手党的无尽黑色,慢慢的被覆盖压在最底层,厚实的,让我不再想把它重新翻出来。

我知道我算不上一个好的恋人,甚至都算不上一个好的前辈,虽然一些情话我可以信手拈来,但你也知道那种话大概听听就可以了。写了这么多而那些我真正想说的,还是没能说出口。虽然现在的我也没办法做到全部的坦然,但至少有一句我想让你知道。

 

其实跟敦君在一起后我再也没有想过要认真的自杀了。

 

 

FIN

最后,我也觉得我这篇太胡来了,你们要打就打吧(。﹏。*)

评论 ( 22 )
热度 ( 77 )

© JaneZ_铃铃痴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