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eZ_铃铃痴汉

这里阿简,真爱铃子。
Live long and prosper.

【文豪野犬/中敦】捕捉

第一次写中敦,ooc乱飞

算是给铃子150fo的贺文好了,毕竟我看的第一篇中敦就是铃子的《对太宰失恋联盟》,决定站中敦的也是《对太宰失恋联盟》的......番外

就算已经好久了我还是要给你们安利这篇文啊!!我和铃子是真爱!

作为起名废的我写到最后终于点题了,可喜可贺,我还以为这次题目又要与内容无关了orz

最后,虽然是TBC但是最好还是做好把它当成FIN的准备,因为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填坑orz

 

 

————————

01

在中原中也的印象里第一次见到那只白虎,大约是在那艘货船上,他作为指导前辈观摩了那场战役。幻化为虎型的少年一次次被击退,却一次次又锲而不舍的攻上去。那腹部的鲜血像是不要命的一样往外流淌,纵使是知道白虎有自愈的能力,这位黑手党的干部也有些不忍。

这种情感来的突然,中原中也并不想承认,他只是说欣赏,欣赏这个银发小子的毅力——虽然是那条青花鱼捡来的,但却完全没有染上对方那令人作呕的习性。

他把手插进裤子里的口袋,转身头也不回的走掉了。已经没有看下去的必要了,是那只老虎赢了。平生第一次,中原中也觉得太宰还是教出了一个不错的后辈。

02

之后的剧情还是超出了中原中也的意料,原本处在对立面的武装侦探社和港口黑手党最终为了打败组合联手,而他也终于得到了可以进一步了解那只白虎的机会。

 

停战后的两家组织实际上相处还是蛮和睦的,当然除了太宰在场的时候。

 

中原中也斜眼看向站在旁边的两个人——太宰和他的新后辈,而自己这边还是那个正在嬉皮笑脸努力刷新自己怒气值的混蛋太宰的旧部下芥川。这个阵容还真是糟糕,可是偏偏又不能忤逆首领的命令,中原中也有些头疼的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而那边的太宰还在不停地说着什么,最终他还是忍无可忍,抬起腿一脚踹了上去。

耳边是太宰大呼小叫的声音,然而从腿上传来的触感真实的告诉中原中也,挡下来这一脚的并不是那个该死的青花鱼。稍稍收起腿,便看见那个银发的少年虎化了手臂,有些为难的看着他。

“啧。”

紧接着那个少年就换上了一副担惊受怕的表情。

“那个……中原先生,实在是对不起!太宰先生他……”少年想了想没再说下去,又换上一副赔笑的表情,“中原先生还请不要生气,毕竟这次还要一起出任务,现在就打破了和睦这实在是很不划算,毕竟中原先生也想快点做完事情回去吧,所以我们还是尽快出发吧。”

听到这话的中原中也有些想收回自己之前的话了,这小子虽然和那边那个混蛋还差的远,但是却充满了对方的味道。他蹙了蹙眉,有些嚣张的开口道:

“所以说你为什么要替那个青花鱼道歉啊!”

“哈?”

“我在问你啊!为什么要替太宰道歉。”

说着中原中也一把扯过对方的领带,对上少年的眼睛。明显的慌乱被中原中也尽收眼底,还有那双金色瞳孔中没能来的及掩饰的别样的情感。

真是可恶啊,太宰那个混蛋。

“啊啦,中也,我竟然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跟我可爱的后辈这么熟了呢。”太宰的声音适时传来,搭上中岛敦的肩,把他从中原中也的手中救了下来。原本还有些慌乱的中岛,此时充满感激的看向太宰。中原中也看着太宰的动作,有些不满的又啧了一声。

“走了,芥川。再不快点完成任务,我觉得我今天就要控制不住杀人了。”

说完,中原中也不再理会身后的喧闹,撇下所有人径直向前走我去。

啧,真是糟透了。

03

推开酒吧的大门,里面嘈杂的声音和呛鼻的烟草气味不禁让中岛皱了皱眉头。当中岛接到太宰电话的时候,他已经要睡了,可是对方故意拖长尾音的请求让中岛想也没想的就答应了下来。可是等挂了电话,傻傻的白虎才想起来自己竟然忘记问了最重要的事情——太宰所在的酒吧。等再打过去的时候,对方的手机却提示已经关机了,中岛轻轻叹了口气,这样的话只好一家一家挨着去找了。

 

中岛穿梭在酒池中,疯狂晃动的人们与他焦急的身影形成鲜明的对比,其中还不排斥一些自动黏上来的有些微醺的性感女郎。

“啊,小姐对不起,我在找人。我真的不喝酒啊,我还是未成年呢。”

这已经是中岛拒绝的第五个女人了,但这次却没有之前那么顺利,对方依旧不依不挠的贴近他的身体,把酒杯递到他的嘴边。

“喂!滚开,他可是我的部下。”

熟悉的声音从身后响起,中岛转过头,正是几天前一起出过任务的黑手党干部——中原中也。他感激的看向男人,对方脱了黑色的大衣,短款的西装外套和内里同样是暗色的贴身马甲衬出流畅的腰部曲线。

然而中原中也却被中岛看的有些不爽,不要用那种看混蛋太宰的眼神看向我啊,臭小子。

 

拉着少年在吧台的凳子上坐下,中原中也才继续着那副不和善的表情问道:

“武装侦探社什么时候也会让未成年的小鬼来这种地方了吗?”

“不……不是的,是我私自跑出来的。”

“哦?又是那个混蛋太宰吗。”

“中原先生怎么知道?!”对方明显一副吃惊的表情,看的中原中也有些想笑,真是比想象中还要蠢一点。

“哼,这还用说吗,这种事情只有那个混蛋能做的出来了吧。”他喝光杯子里的最后一口酒,接着又向酒保重新要了一杯,“还有,不要再叫我中原先生了,听着别扭。”

“啊,是,中也先生。”

对方正要拿起酒杯的手顿了一下,大概是觉得再说对方也不会把那个敬称去掉,于是又继续把杯子凑到嘴边送了口酒。

“太宰那个混蛋八成是骗你的,与其在这里坐立不安,倒不如陪我喝会儿酒。”中原中也放下酒杯,转头看向中岛,“所以你根本不用去找他。”说到这,男人顿了顿。

“那个混蛋就这么值得你这样做吗?”盯着他的蓝色眸子美丽而又危险,中岛不自觉的屏住了呼吸。

 “你喜欢太宰,不是吗?”

男人说的云淡风轻,仿佛只是在评价天气那样随意。而中岛却羞红了脸,眼睛不自然的瞥向别处。

“才……才没有,中也先生请不要乱说。”

“我可是都看到了,那个时候。”

中岛愣了一会才反应过来对方说的那个时候,一瞬间他有些惊讶于对这个男人的可怕的观察能力,接着又感到有些失落,如果中也先生都注意到了的话……

“有这么明显吗?”他还是有些不甘心。

“小子你还是太年轻了啊,把心里想的什么都放在眼里。”中原中也看着少年委屈的表情有些不忍,但他还是说了下去,“太宰那种人不可能看不出来,何况他待在你身边那么久,所以他没有说就证明……”

“请不要说了,中也先生!”

突如其来的吼声打断了中原中也未说完的话,他挑了挑眉,原来被逼急了也会咬人啊,说到底内里还是只老虎啊。

男人勾了勾嘴角,不等中岛反应,便拂上对方的脖颈,用力将少年的头按向自己。

 

霸道的舌撬开中岛的牙齿,搜刮着对方嘴里的每一寸皮肤,一点点掠夺着少年口中仅存的氧气。喧闹的气氛仿佛静止,唇齿间充满着男人传递过来的酒精味和淡淡烟草气息,中原中也的呼吸轻轻地喷在他的脸上,蓝色的眼睛紧紧锁定住他,那是一个带有捕捉气息的吻。

 

许久中岛才被放开,对方像是像是吃饱餮足般舔了舔下唇,原本因为缺氧而有些绯红的脸看到对方的动作,一直红到了耳根。男人性感的声音在中岛的耳边响起,衬着对方似笑非笑的脸,就像是蛊惑般。

“要不要放弃太宰,考虑考虑我呢,小老虎?”

 

TBC

最后 艾特一下在群里求喂粮的阿食@叽不择食是也 

评论 ( 10 )
热度 ( 116 )

© JaneZ_铃铃痴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