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eZ_铃铃痴汉

这里阿简,真爱铃子。
Live long and prosper.

【文豪野犬/织太】Sans toi

BGM:Sans toi

第一次半夜三更发文,昨天在群里答应好铃子的织太。

意识流

短打

ooc

时间点大约是在织田作去世后太宰还没加入侦探社的那两年

————————

没有你 快乐也带着些许的悲伤

梦中看着你寒暄

你的笑容还是那样的温暖

睁开双眼梦醒时分

面对现实我无处可躲逃

微风吹来 双臂拥抱

呼吸你的心跳

缱绻时发现我独自在舞蹈

一醉方休 自由歌唱

哭笑疯狂到天亮

却发现自己一个人在舞蹈

圆桌上的锅里翻腾着热气,在一片氤氲中我仿佛又看到了你的脸。但当我眯起眼睛想要看的更清楚些时,你又变得模糊起来。离那座洋房里的战役仿佛已经过了去很久,久到我甚至有些忘记你的脸。好像只有那红色的头发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中,像一团火。

对,你确实像一团火。但火最终都会燃尽,就像在你背对我仰面倒下的身影。红色的头发染上了些许灰尘,就像即将熄灭的火焰,然而它也确实熄灭了,连带着我的心脏。

 

曾经的太宰治爱好自杀,而现在的太宰治却有着更好的理由去自杀。多少次刀刃已经抵在了颈边,只要我小指的稍稍一个用力。

颈动脉被割出一个利落而又漂亮的口子,殷红的鲜血滴落在雪白的绷带上,像一朵朵盛开的红花,象征着死亡的景象。那是比任何事物都要美丽的,是我一直所梦寐以求的。然而我还是没能看到那样的景象,你的话语就像一只无形的手,狠狠地握住了我抵在颈边的腕上,锋利的刀刃无法再前进一丝一毫。

 

“去成为救人的一方吧。”

 

你好像是这么跟我说的,明明只有九个字,我把他们无数遍的拆分开来,又无数次的组合起来,却仍然让我意义不明。最终只好从兜里摸出一盒香烟,我模仿着你的动作轻轻的从中抖出一根。打火机的光亮近在咫尺,跳动的火光仿佛在诱惑着我,但最终它还是放弃了,大约是自卑于自己的光亮太过于弱小,而它的妄想又是如此的巨大。

一介小小的火光,没有人会屑于去用它自杀的。

 

————————

酒吧好像成为了我唯一可以找乐子的地方,那里充满着曾经萦绕在你身上的熟悉的烟味和蒸馏酒的香气。这些时候你会说些什么呢?我好像忘记了,但又好像已经在脑海里反复预演了许多遍。

我不知道什么样的感情可以归类于难过,我也无法精确的得到它的定义。或许是在我打开蟹肉罐头的时候,没有人再顺手接过冰凉的罐头钳子;也或许是当我终于做出“超人耐久锅”时,没有人会品尝过后认真的评价一番。哦,对了,也已经不会再有人去品尝了。

不过说到品尝,在那之后我又做了好多次特质豆腐。我细细的把它们切成片,可能是酱油的缘故,远没有我给你说的时候好吃。现在我只能庆幸你没有吃到,不然反而砸了我的招牌。

 

喝完酒后高楼的天台是一个特别好的去处,夜风吹得我很清醒,所以我很清楚的知道,只要再向前迈一步,我就能去追随你。我闭上眼,张开双手,收集起被酒精冲散的意念,你的样子逐渐清晰。说忘记了都是骗你的,我的记忆力明明那么好。

耳边传来的是我掺杂着风声的紊乱呼吸,胸膛中的跳动就像是罪恶,或许我该从这里跳下去。但最后我还是模仿你的样子向后面倒去,原来仰面倒下是这种感觉吗?一瞬间的失重让我的心脏生理性的停掉了几拍,硬邦邦的地板撞击着我的身体,是有些疼。

 

自杀的方式或许有上万种,而我甚至没能尝试到其中的千分之一。既然你想让我活下去,那我就活下去,毕竟只有活着才能继续尝试剩下的那九百九十九。既然你让我去救人,那我就去救人,这样我也可以体会一下你所说的那边的美妙。既然你说我太过于精明,那我就去装作愚笨,如果我这样做会让你好受一点。

 

最终夜风吹起了轻飘飘的灵魂,我望着漫天的繁星,轻轻地闭上了眼睛。

 

Fin.

评论
热度 ( 12 )

© JaneZ_铃铃痴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