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eZ_铃铃痴汉

这里阿简,真爱铃子。
Live long and prosper.

【文豪野犬/太敦】Aveugle(1)

本来想写七夕贺文的,然后我发现我写不完了orz

所以这篇就算是贺文吧

盲人敦和特工(暂定)宰的设定。

对,这是个长篇。对,我开了个坑。

————————

中岛敦是个盲人,先天的。或许应该说在他仅存的记忆中,他的眼前就是一片黑暗。
那时他才十五岁,消毒水的味道充斥着他的鼻腔,医疗机器的声音在狭小的空间内响的有些刺耳。他努力睁大双眼,可是除了可以感觉到因为酸涩而溢出的泪水外,他的眼前依然一片漆黑。接着就是护士短促的惊叫声和繁乱的脚步声,或许是因为缺失了视觉的缘故,中岛甚至能听出脚步声属于几个人。

“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

“那边,再来检查下他的体征。”

……

繁杂的术语在中岛的耳边响起,最终他被移到另一张床上,渴望的光明并没有如期而至,中岛终于意识到黑暗的是他的世界。

 

床边响起拉椅子的声音,接着是一阵布料摩擦的“飒飒”声,凭着对声音的敏感,中岛意识到有人从他的旁边坐下了。

“我的名字是国木田独步,是你之前在孤儿院的负责人。”

中岛想象着对方所在的位置,“冲着”国木田的方向转过头。经过一天的恢复,他的声音终于不再那么沙哑。

“国木田先生?......真的对不起,我好像不记得你了。”

国木田看着少年脸上无助而又抱歉的表情,有些心疼,声音也变得柔软下来。

“我已经听你的主治医师说了,他们说是因为碰了头才会导致的失忆。”

“所以也是因为这样我才看不见的吗?”中岛的语气中透露出一丝失落,“我有问过,但他们什么都不告诉我。”

中岛听到对方轻轻地叹了口气,一双温暖的大手拂上他的额头。

“虽然直接就这样告诉你很残忍,但......你是先天失明的,所以才会在孤儿院不小心撞到了头。看来一开始就让你融入集体生活是不正确的,所以我们决定,就由作为负责人的我来照顾你的生活。”

 

从三年前那个下午开始,中岛便开始了他的新生活。他一边从医院里做着术后的复健,一边尽快的适应着黑暗的世界。当中岛被接到国木田家里的时候,他已经可以顺利地自己完成想要做的事情了。

国木田先生是一位非常讲究计划性的人,每天都有着严谨的时刻表来规划自己的时间。托他的福,中岛也养成了规律的生活方式。每天早晨八点起床,然后和国木田先生一起吃早餐——对方会在做早饭时一起把他中午的便当准备好。而在他的监护人出门后,如果阳光尚好,中岛便会去附近的一个小公园里坐着,带着他的便当一起。

并不是因为那里的风景有多美——毕竟对他来说一切都长着一个样子,而是那个公园里有一群鸽子。中岛喜欢它们“咕咕”的叫声,他有时会请求国木田先生为他准备一小包大米或者一些细碎的饼干屑。

阳光透过斑驳的树叶星星点点的洒在他的身上,中岛捧着食物安静的坐在长椅上等待着鸽子聚集在他的周围。然后在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国木田会来到这个公园接他回家。

 

然而今日却与往常不同,中岛感觉到国木田先生来到的时候,对方并没有直接拉起他,而是转身坐在了他的旁边,中岛有些疑惑的歪歪头。

“国木田先生,我们不回家吗?”

身旁传来的声音却不在他的意料之中,不同于国木田先生低沉醇厚的嗓音,对方的声音听起来温润清亮。

“今天国木田有事不能来接你了哦,敦君。”

中岛睁大了他即使因为失明而看起来有些空洞却依然好看的紫金色眼睛,脸上露出一副警惕的表情。

“你是谁?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我和国木田是同事哦。”

坐在中岛旁边的男人看着少年听到这样的解释也依然防备的表情,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指着中岛的口袋说到。

“你看,国木田打过来了呢。”

对方的话音刚落,中岛的口袋里就传来了手机的嗡鸣声。中岛有些迟疑的接起电话,如对方所说的,里面传来国木田的声音。等中岛接完电话,太宰又再次开口。

“所以现在可相信我了吗?”

“是。”中岛面对着前方轻轻点了点头。

然后他就听到太宰从他身边起身,衣料的边角擦过他的指尖,身影在他的面前停住,对方应该是向他伸出了手中岛想。

“那么,敦君,我是太宰,太宰治。”

“要跟我回家吗?”

于是中岛同样伸出了右手,不期然的被握进了一个微凉的手掌,他甚至能感觉到对方手掌边缘不同于皮肤的略微粗糙的质感。

“好的,太宰先生。”

 

TBC

评论 ( 12 )
热度 ( 63 )

© JaneZ_铃铃痴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