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eZ_铃铃痴汉

这里阿简,真爱铃子。
Live long and prosper.

【文豪野犬/太敦】Aveugle(二)

最近咸鱼了好久......被我妈扔出去打工了,一整天都不在家,晚上回来完全不想码字orz

今天没去,我终于可以更新啦!说真的以后我都不想去orz

这大约才算是七夕贺文【不,其实我只是用了官方七夕问答的梗,估计下一章还会用orz

————————

中岛很少像现在这样走在街上过,街边行驶过车辆发动机的声音,路过行人嬉笑喧闹的声音,商店里不知在庆祝什么的歌曲的声音……这一切都通过他的耳蜗传导到大脑化成物象,仿佛漆黑的幕布被染上了色彩,变成一幅幅鲜活的画面映在少年的眼前。

太宰微凉但强有力的手紧握着中岛的腕处,配合着他的速度,一步一步的避开那些凹凸的路面,而中岛盲人棍上的手绳,随着手臂的晃动耷拉着仿佛在控诉主人对他的冷落。

“那个,太宰先生……我们现在是要去哪?”

走在少年斜前方的青年稍稍侧头,看着对方一脸新奇的表情,勾了勾嘴角。

“敦君知道吗?今天是七夕哦。”

“诶?真的吗,之前有听国木田先生说过呢。”这样说着的少年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晚霞映在两个人的身上,却只照红了更年少的那人的脸。

 

可能是因为知道了是节日的缘故,中岛感觉到周围的气氛瞬间变得热闹起来,甚至通过太宰的掌心一点一点的流入他的身体,接着少年感到牵着自己在街上已经走了一会的太宰脚步渐渐变慢。

“敦君之前不是说想吃茶泡饭吗?既然今天是七夕,那就让我这个长辈请你吃上个三十碗吧!”他们停在一家传统的和食店门前,然后中岛感觉到太宰从兜里掏出了什么东西——那是一个深棕色的钱包。

“太宰先生我怎么可能吃得下三十碗啊。”

中岛有些无奈,但在他不知道的大洋彼岸,在外地出差的国木田正气急败坏的捏断了自己随身所带的钢笔,咒骂着那个偷走了他钱包的人。

 

耳边是门边挂着的铃铛撞击的声音,和食的香气飘过中岛的鼻尖,服务员热情的招待着两个人坐下,就算他们的位置处于一个相对偏僻的角落,但嬉闹的声音还是不绝于耳,店里好像在举办什么活动。太宰看出了中岛的疑惑,轻轻地拍了拍少年的手。

“敦君以前在竹子上挂上过自己的愿望吗?”

“国木田先生一直是一个很注重工作的人,我们很少过这种节日呢。”说到这,少年害羞的挠了挠头。

“那这次敦君可以完成自己的心愿了。”太宰看向对方紫金色的眼睛,又想起对方看不到,垂下的睫毛挡住了茶色的眼睛“这家店每年七夕的时候都会举办在竹子上挂愿望笺的活动,所以敦君有什么想写的心愿吗?”

这时,两人点的餐正好送上来,中岛听见瓷碗碰在木头桌面的“咔哒”声和太宰手中的木筷擦过碗边的“沙沙”声。

“如果可以的话,想要吃好吃的东西吃到饱……之类的,还有希望能和国木田先生平和的生活下去,尽量少给他添麻烦。”

“敦君还是跟以前一样没有变啊。”太宰低声笑了笑,把拌好的茶泡饭放在中岛的面前,把筷子摆正,“可以吃了哦。”

“以前?以前是指……我以前跟太宰先生见过面吗?”说到这中岛歪了歪头,落在颊边的一缕头发也随之晃了晃。

“没有,什么都没有。”太宰垂下眼,只是端过自己点的咖喱,之前轻松的表情现在也沉静下来,“只是听国木田提起过你罢了。”

“这样啊。”看不见的少年不疑有他,往嘴里塞了一口茶泡饭,有些含糊不清的说到,“那太宰先生有什么七夕愿望吗?”

“唔,当然是能没有痛苦的自杀了,当然如果可以和一位美丽的小姐殉情那就再好不过了。”

少年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言论并且被对方沉醉的语气吓得不轻,连忙放下筷子,摆手道:“太宰先生请不要开这样的玩笑啊,活着不是很好吗,为什么要自杀呢?请好好的活在这个世界上啊!”

这次太宰终于没有忍住笑出了声,伸出手揉乱了对方的银发。与国木田先生厚实的触感不同,太宰的手虽然更加纤细,但是却依然有力,让中岛莫名的感到安心。

“敦君还真的是一点没变啊。”还是在我面前说了同样的话,想让我活下去。“呦西,我们吃完饭就把愿望挂到竹子上吧!”

“真是的,太宰先生又在说一些意义不明的话了,等会请不要在愿望笺上写下我要自杀这样的话啊。”说着中岛也重新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饭后,太宰到服务员那里要了两张便笺,把其中一张递到中岛手里,对方有些疑惑的接了过来。

“愿望还是自己写上去比较灵验一些。”太宰笑眯眯的看着眼前的少年,“敦君应该会盲文吧,所以接下来就靠你自己了。”

“盲文也可以吗?”对方小心翼翼的声音柔和了太宰的眼角。

“可以哦。”

得到了对方肯定的中岛从随身携带的包里拿出盲文板和盲文笔,便在纸上写了起来。看了一会认真刻字的少年,太宰把视线移回自己的便笺上,从兜里掏出随身携带的钢笔。

 

【希望阿敦能实现他的愿望】

 

这一次,就先把自杀的愿望让给阿敦好了。

 

TBC

评论 ( 1 )
热度 ( 45 )

© JaneZ_铃铃痴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