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eZ_铃铃痴汉

这里阿简,真爱铃子。
Live long and prosper.

【文豪野犬/太敦】实习生(Bungo Hospital系列)

我最梦寐以求的医生梗啊!终于被我码出来了!

打算开一个专门写段子的系列,叫《Bungo Hospital》专门用来满足我爱的医生梗【捂脸

所以这一篇也算是收录到里面的吧,还有之前的那个脑洞也一并算到这个系列好了

————————

田中直子是Bungo医院的一名实习护士,22岁,单身。目前处于暗恋中,对方是一名同科室的实习医生。

作为一名医疗工作者,冷静是必备的第一要素,而能进Bungo医院实习的也是同期中的佼佼者。但当直子见到对方第一眼的时候,她手中的针管还是不偏不倚的扎在了患者的血管旁边,直到听到患者的抽气声直子才反应过来,所以她只好又来了一针。

虽然患者们对实习护士都比较宽容,但她之后还是不免被护士长好一顿责罚,但直子确是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她满脑子里都是那个实习医生的柔顺的银白色头发和那双好看的紫金色眸子,以及自己被护士长带走时对方甚至还冲她看了一眼的温柔笑意。直子觉得她应该是恋爱了。

既然同在一个科室,那自然是很好打听的,所以她只用了半天的时间就摸清楚了对方的基本资料和......感情状况。

中岛敦,170cm,22岁,Stray College医学部的高材生,生活作息规律,对待工作认真负责,是个不错的交往对象,当然最重要的是目前也单身。

直子摸了摸自己有些发烫的脸颊,心不在焉的走在病房的走廊上,所以撞上人大约是意料之中的,噼里啪啦的是病例掉在地上的声音,在寂静中显得异常突兀。

“啊,实在是对不起!”

“你没事吧?!”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直子抬起头看向对方。最先入眼的是对方的一双紫金参半的眸子,接着就是散落在颊边的一缕白发,她默默地倒吸了一口气。

“你真的没事吧?”

中岛看到愣在那里的直子,连病例都来不及捡,有些担心的又问了一遍。

连声音都是这样的好听啊!这真是上天赐予我的恩惠,直子感动的都有些想流泪了。

“没关系没关系,是我不对,走路不应该走神。”

说着,直子便弯下腰帮忙去捡散落在地上的病例,然而这时候中岛也正好蹲下去,两个人的手就这么不经意间碰到了一起。直子的脸瞬间绯红一片,像触电般飞快的收回手,但反观对方却一脸自然地表情,像是什么都没有感觉到般依然在收拾着地上的病例。

诶?诶诶诶?什么情况?直子有些懵了,电视剧里不都是这样演的吗?男女主的手不经意间碰在一起,然后两个人满脸通红的对视,怎么到她这里剧情就不一样了呢。

当直子还在那里还在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就听见廊角拐进来一个人,为什么用听见呢,因为对方从老远就扯着嗓子对他们,准确的说是对中岛喊起来。

“敦君,你怎么那么慢啊,我不过就是让你去拿个病例,你是不是还在气我今天中午没给你说就亲......”

听到这,蹲在直子对面捡的认真的中岛突然就像受惊的小鸟一样,打断了对方的话。

“啊啊,太宰先生!我并没有......不是,我只是不小心撞到人了,所以才慢了一点,您不要急啊。”最后一句里明显的掺杂着些许熟练的无奈。

“可是敦君你啊......”

直子的思绪翻飞,两人的对话变得有些遥远而模糊不清。中岛嘴里的太宰医生她是知道的,对方也算是个名人。

太宰,太宰治。有名的驻院医师,实习生导师,神经外科的第一把刀,据说曾经也是Stray College医学部的教授,享誉内外的芥川龙之介就是他的学生。可是他和中岛敦又是怎么认识的呢,直子有些不解。

“那个,田中护士,您在听吗?田中护士?”

“啊?啊,对不起,我又走神了。”直子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心想今天真是丢人丢大发了,接着又感到那里有些不对,“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那个啊,毕竟我们医疗需要你们护理的悉心配合,所以我就提前把护理的人员表看了一遍。”怀里又重新堆满病例的少年依然是温柔地冲她笑了笑,“不对,我刚才想说的是,田中护士你真的没事吗?毕竟这么一大堆病例都撞在你的身上......”

还没等直子说话反而是站在一旁倚着墙壁的太宰有些不耐烦了,他伸手就抽走了大半中岛怀里的病例,一边说着这么多病例可是都要录入电脑的,在这勾引小护士可不是你的风格,而且再不工作敦君你是想加班吗,一边头也不回的向医生办公室走去。

没办法的中岛只好冲着直子抱歉的笑笑,然后有些小跑的追上走在前面的太宰,身后的白大褂飞扬,直子看着两人走远的身影,陷入了沉思。

 

之后的直子也只是偶尔见到那个银发的实习医生了,毕竟护理和医疗有着截然不同的工作性质,但两人碰面时对方还是会对她点头示意顺便加上一个灿烂的笑容。直子觉得自己应该是病的更重了,那样的笑容在她脑海里挥之不去,像是毒品般扎根在她的内心深处。

直子觉得再不表白自己可能真的就要死掉了,就算对方可能不会接受,但是心意也一定要传达到。于是她找到了看起来很靠谱的国木田先生——对方虽然是个护士,但是和医疗那边都有很深的交情。在询问出中岛的行踪后,对方也是颇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对自己说了一句你加油,就走开了。

 

午后的阳光斜映进落地的玻璃窗里,室内有些过于凉爽的温度使得照在皮肤上的光线并不灼人。直子站在楼梯道的门口有些忐忑,国木田先生说中岛医生经常会在楼梯的拐角进行午餐,所以中午的这个时候很容易就会碰到他。

直子又整理了一遍自己的仪容,把鬓角散落的碎发重新挽到耳后,她深吸了一口气走进了楼梯口。软底的护士鞋踩在瓷砖上并不会发出什么声音,但直子还是小心翼翼的接近着她的目的地。但最终能看的人影的时候,直子还是愣在了那里。

坐在楼梯拐角的并不是只有中岛一个人,与银白色头发交错着的是有些凌乱的黑发,不同颜色的发丝相互交缠,就如正在接吻的那两个人一般。

直子不自觉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她连大气都不敢出,生怕惊扰到了那两个人。但她还是晚了一步,太宰茶褐色的眸子对上直子的眼睛,她在对方眼底看到了对自己行动早就了然于胸的笑意,和一点点凛冽的犀利,带着点宣誓主权的味道。

知道真相并免费看了一场近距离吻戏的直子落荒而逃,她突然想起国木田先生那颇有深意的眼神,看来对方也是早就知道,而那声加油也并不是鼓励和祝愿她表白成功,不过是在安慰她知道了真相后也要好好地接受。

 

中岛感到了太宰的分心,也随之睁开眼睛,稍稍离开对方的唇,有些不解的盯着他的前辈。

“怎么了吗,太宰先生?”

“没什么,可能是什么小猫在楼梯间迷路了吧。”太宰说着又重新拂上中岛的后颈,把少年微微的压向自己,“不认真呢,敦君走神了哦。”

“哈?明明是太宰先生你先......唔。”

最终太宰也没有留给对方辩解的机会,把剩下的话语也一并吞入腹中。阳光投在光滑的瓷砖上,倒映出的是两个人相互重叠的影子。

 

FIN

最后,不要吐槽医院和大学的名字,我也好想笑,毕竟我是一个起名废,潜台词就是我懒【不

评论 ( 22 )
热度 ( 113 )

© JaneZ_铃铃痴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