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eZ_铃铃痴汉

这里阿简,真爱铃子。
Live long and prosper.

【太敦】十五色企划 预告

跟大家比起来我就是个文笔废orz,不过大家期待起来啊!!

叽不择食是也:

*代发。


*十五色企划是以太敦为中心的色系企划文,一共有十五个颜色,十五个题目,对应有十五位参与者。现按照计划放出预告,请期待正式作品。


*企划除太敦CP之外,理解自由,内容自由,发挥自由,题材自由,结局自由。


*前期招募详情:http://saito30.lofter.com/post/4846b7_b82ec1f




***








1.《不被侵犯之黑》琉夜@流光殘夜 


 


「哦呀……」


隱含著笑意的聲音自他頭頂響起,帶有點戲謔意味的。黑色,入眼是無盡的黑色,深邃闇沉的色調比黎明前的黑夜還要純粹,視野被徹底覆蓋的同時,聲音也像被扼殺在咽喉間、幾近窒息。


敦睜著紫金色的眸子,臉色蒼白地仰望那名俯視他的黑衣青年。


那是一張非常好看的臉,敦這輩子還沒看過那麼俊俏的男人,如果不是在這種場合,或許會是一次令人愉快的邂逅。可是他很清楚自己心跳加速的原由,並非因為這張擁有致命吸引力的臉,現下也非讓他欣賞對方容顏的時候。


從男人身上傳來令人畏懼的血腥味,混著雨後泥土與青草的清香,既不和諧卻又微妙地調和了在一塊。


那不是男人的血──雖然對方臉上貼著紗布,額上也包著繃帶,但是鐵鏽的味道是從男人披在肩上的黑色長外套散發出來的。


在怔怔望著他發愣的男孩面前,太宰治勾起耐人尋味的淺笑,彷若找到了什麼有趣的玩物。


「看看我發現什麼……一隻迷路的小貓,嗯?」


 


***


 


2.《诱惑之红》椋曜@椋曜的大脑黑洞 


 


“中岛大人请留步。”


不知何时出现的太宰治轻轻地击碎他刚刚建起的传送阵,打了个响指定住他的身体,再不紧不慢地走到他面前。


“哎呀,这可真是……太美了……”


他打量着被逼出半虎化肉身的神明,由衷地感叹了一句。人类少年的身形被罩在宽大的红色羽织里,银发间立起两只小巧的虎耳,艳红的眼尾衬着澄黄的兽瞳向他发出晦涩的邀请。


太诱人了。


太宰绕到他身后,捉住虎尾,用手指轻轻磨蹭着尾尖儿,在他耳边悄声道:


“有没有人说过……您穿红色很好看?”


 


***


 


3.《难以动摇之青》金子@金子的妄想剧场 


 


“噗哈!”中岛敦终于从冰冷的一望无迹的青色的水中探出了脑袋,挣扎着爬上岸,随即托起了在他身后的那个男子。他一边喘气一边看着身边那个躺着的仿佛已经死去的男人。哦,怎么办呢?我想我应该救他,中岛敦这么想着,开始呼唤男人。


叫了好几声男人非但没有醒来,反而微微扬起的嘴角。他大概是在做梦,或许是回光返照了。这么一下,中岛敦愈加感到害怕。我可不想无辜背上杀人犯的名字。中岛敦忘了作为黑手党的他究竟杀了多少人。


对了,镜花说如果一个人溺水的话,要给他做急救,要人工呼吸!


这样想着,少年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有的时候,救人要比初吻更重要。




***


 


4.《吞噬之绿》诗小@my faith boat 


 


视线里摇曳的一点绿,像是光,有些刺眼的色彩拌和着午后微醺的风一起刺激着有些迟钝的感官,模糊而又繁盛,他以为,这便是死后的世界。


直到被围在身旁的巡警叫醒之后,闻见树的味道,听见河流的潺潺声,他才意识到,原来自己并没有成功死掉。


这个突然出现在绿川边上,浑身缠满绷带的少年引起了一阵不小的骚动,许多人围着警戒线探头张望,却没有要靠近的意思。


 


“把他交给我吧。”


 


人群的背后,有这样一个声音突兀了出来。说话的青年留着银白色短发,右侧脸颊边有一缕偏长的鬓角,一双金紫色的眼瞳看起来让他更加的与众不同了。


他从人群中抽身,一步一步地走到了少年的面前。


 


“要跟我一起吗?”


 


他向眼前的缠满绷带的小少年伸出手。


 


金紫色的眼瞳被阳光照亮,就像湖泊一样晶莹通透,不知道是不是受了阳光的蛊惑,所以,受伤的小少年迟疑着伸出手,然后被温柔地、紧紧地,握住。




***


 


5.《灼热耀眼之黄》零度@零度。 


 


晖光散落总是轻柔而又飘忽不定。


世界里它拥进全数冰点。


昼与夜间消融殆尽。


黎明降临便是如此了。


它紧缩灼热,


耀眼中碰撞暖黄幸福,


他们不敢企及这奢侈。


假设,


生命分秒流逝却夺不走意识,


唇角弧度驱散阴郁,


死亡的渗透就不会如黑曜石般闪烁,人生的画布必将点缀暖黄色彩恍若曙光。


爱镌刻相遇,岁月漫长,有你既是万幸。




***




6.《焦躁骚动之空色》saito@さいと 




中岛抬头。天蓝得有些过分,整块的空色撞进他的视线,混杂着点金灿灿的光,晃得中岛一时恍惚。


他看见太宰笑了,即使中岛还被阳光刺得不停眨眼睛。心底漫起莫名的焦躁,中岛松了松领口,胡乱地将其归咎于炎热的天气。可当中岛一闭上眼睛,无边的黑暗中总会凝着大块大块的空色,旋即太宰的笑便会在脑海中浮起。


 


和往常一样的笑,只是不是朝着自己。


 


***


 


7.《崩落之茜色》不择食@叽不择食是也(自己圈不上) 




能不能够相信人的心抵达不到的事物?


如果没有被告知,证明沼泽的方法根本不存在哦。


想要与荒谬对抗吗?


 


未知的事物酝酿着巨大的崩落。


或许是头顶深红的灯光浓得有些晃眼,他眯起眼睛。


恍惚想起太宰先生说过的话,仿佛贴近耳畔的求救。


“开,枪,吧。”


 


他不知道现在的时间,天明前的海风刺骨,吹得眼中原本的色彩一寸寸剥落,只得拼尽全力去注视那个步向海水中的人,发胀的画面分明得像是单色照片。


浩浩汤汤一片汪洋,海水如墨翻涌,吞没还未挣脱地平线的旭日,吞没还没来得及说出口的回答。


然后他才发觉,世界的终结并非是扣下扳机的撞击声,甚至没有追悼的阵阵呜咽。


“要跟我一起吗,敦君?”


 


他战战兢兢地伸出手。 


 


***


 


8.《片落之灰》小黛@LEAVE me ...along 




那是我十四岁的秋天,因为受不了在孤儿院里受的折磨,我跑了出来。天气慢慢变冷了,我身上也只有那身单薄的破衣服,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哪里,天快黑了,路上也没有什么人。我身无分文的坐在路边的长椅上。


如果能死掉该多好,记得当时是这么想的。




“吶,少年,” 那个声音毫无预兆的在我耳边响起,“现在是红灯还是绿灯?”






四年后


又是秋天,再一次从孤儿院里出来,不过这次是真的回不去了。一样的身无分文,我也一样不知道自己到底该去哪。坐在路边,如同四年前一样。




原来这个世界上是真的有“巧合”这种东西的。




我再一次遇见了那个人,只不过那件黑色的长风衣变成了卡其色的长风衣。但说出来的话可和当年完全不一样。


“一辆车也没有怎么自杀嘛😑”




明明是绿灯,那个人,为什么这么说呢?






太宰治,这是我的名字,我的视野里从来没有颜色,就像我华而不实的人生一样。有人说,自杀是逃避生活的表现,在我看来并不是这样,不如说,这是一种乐趣。




但是没想到我真的会遇到一个想用自杀来逃避现实的问题少年。




***




9.《满溢而出的靛蓝》维C@纯天然维c 


 


“我和他们可不一样哦。”太宰的声音明朗而轻快,温暖得像破晓时的阳光。


“我能带给你想要的东西,不是这样说好的吗?”


太宰的声音里,带着某些琢磨不透的感觉——让人不自觉的去相信,去期望一件明知不可能的事情,就好像翻涌的深海,即刻让人深陷其中,最后无处可逃。


他的声音里,带着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东西——而那一定是未知甚至危险的。


敦一直都明白。


但是,他还是接受了,那甜蜜而虚幻的所谓希望。


 


***


 


10.《被解放的茶绿》泊沉@铁道玫瑰 


 


中岛敦偶尔会怀疑,他是否真的陷入了一个不复醒来的长梦。从告白被接受之时梦到现在。以至于所经历的任何都没有太多实感,如此飘飘的浮在异国的上空。 然而彼此的体温适时蔓延开,太宰治扣住他手腕的指尖也一点,一点攀上。像抚摸艺术品似的轻轻摩挲,划过。中岛敦险些因这个动作惊呼出来,好在声音被他及时掐灭在喉咙里。急促而短暂的喘息后。他听见对方不易被察觉的笑声,极轻。像从空中掠过的飞鸟,只留下虚影的轻。也如同被风散去的雾霭,晨曦过后再无痕迹。


 


“阿敦。这只小老虎真像你。”


 


太宰治的目光同他落于那只莺色瓷老虎上。两人就这样保持着暧昧的姿势,中岛敦将头别过去。思绪却飘然至情感解脱的那一晚,星幕下真真正正的相拥。如同此时。


概括此生。


 


***


 


11.《数不尽的栀子色》千华@缘落千华 


 


不被侵犯之黑、诱惑之红、难以被动摇之蓝、吞噬之绿、灼热耀眼的黄色、焦躁骚动之空色、崩落的茜色、片落之灰、满溢的靛蓝、被解放的莺色、绵延的朱红色、不可触碰的藤色、开始滴落的蜜色、侵染之白。


......敦君,你是哪种颜色?


 


——那是,某个下午的故事。


中岛敦在秋日的傍晚执行任务时被重伤,尽管接受了与谢野晶子的治疗,身体依然有没能完全恢复的地方。


那双紫金的眼睛,失去了颜色。


 


——也许,你哪种都不是?


太宰治从书里抬起眼睛,笑眯眯地看着他。


 


***


 


12.《绵延的朱红》阿简@JaneZ 


 


太宰拉过中岛的手腕,把朱红色的链子一圈一圈的缠上,并仔细的打了一个好看的结。轻轻附在手腕上的朱红色的圆润珠子衬着中岛的皮肤更加莹白,太宰不禁有些看呆。


“什么嘛,这不是也挺好看的,买的时候还说不适合男孩子……”


而中岛完全沉浸在礼物的喜悦中,完全没有注意对方在小声说些什么。太宰看着中岛伸出手,阳光透过珠子间的缝隙,穿过对方张开的手指,洒在白色的浴衣上,斑驳着,像极了中岛眼里的点点星光。


 


***


 


13.《不可触碰之淡紫》suzuko@灰原铃suzuko 




白色的教室,白色的课桌椅。


巨大的玻璃墙外是与之不同的绿色的树,洋溢着生的喜悦,透过树叶的暖色阳光反射在透明的玻璃上,地上是细碎的光斑。太宰治就坐在靠玻璃的那张桌子上,光勾勒出他没有瑕疵的脸的轮廓。把手边新得到的绷带卷扯开拉出长长的绷带,轻轻举起。


有了绷带的遮挡,在他看来有些炫目的光终于很难侵入他的双眼,接着他侧过脸,看着站在身后同样呈现白色的少年——银白色的头发,白色的制服,白色的鞋子,有些苍白的脸色。


他对着那个少年伸出手。首乌黑的发丝将这些他身边无机质的白色撕开一条口子。


 


他似乎在笑,又似乎没有——谁知道呢?那勾起的嘴角到底传递的是什么。


 


他的嘴唇一张一合——


像是高高在上的紫藤。垂死之人躺在树下,伸出手臂,却触不到看似近在咫尺的藤萝。


淡紫色的,神秘的,嗤笑着的藤萝。


“敦。”


“你愿意,和我一起去死么?”


 


***


 


14.《开始滴落的蜜色》咸鱼@咸鱼_awch 


 


中岛敦这一生算是平平淡淡,走的时候葬礼也是办的平平淡淡,他那张挤满和蔼可亲的皱纹的脸被印成黑白的模样,摆在白色的花间。


附近的小孩都哭了好几天——他们最喜欢的中岛爷爷,那个会给他们糖吃的中岛爷爷,那个温暖人心的中岛爷爷,那个笑起来露出孩子一样的小虎牙的中岛爷爷,已经去往这群孩子的双脚暂时无法踏上的世界了。


泉镜花为自己的父亲整理遗物时,看到了一本泛黄的本子,上面有几页写着笔记,有几页抄了不知从哪本书上看来的句子,有几页夹着已经化为尘埃的花,有几页写着某年某月做什么,有几页画着一个男人。


一个在暖融融的阳光下,站在一堵红砖土墙边,身着风衣,抱着吉他的微笑的卷发男人。


若要形容那阳光,那便是蜜色的。




***


 


15.《被侵染之白》浅间@淺間 


国木田独步拿起手机,思索再三,还是按下了一串号码。作为曾经在侦探社和太宰治搭档时间最长(现在是中岛敦)的人,他对太宰治的行为有着敏锐的感知力。就像现在,他多多少少知道前搭档大概在做些什么,关于中岛敦。他无意阻止,但他还是无法判断自己目前所了解到的究竟是真实的,或者说仅仅是太宰治希望他知道的,利用他来推进的一部分。


电话意外地被接通得很快。


「喂太宰——」


(喘息声)


「喂?」


(喘息声)


令人毛骨悚然的,巨大的喘息声从对面传来。


「哐——」


似乎有什么的碎屑掉在了手机上。


(咆哮声)


「搞什么……」 


「啪啦——」


「喂太宰!说话!」


(玻璃破碎声)


死寂。


「……太宰?」


(轻快的脚步声)


「哦呀。」


带笑的男中音从对面传来。


他听到太宰治的呼吸有些粗重。


「我没事哟国木田君,还请不要担心。」


(隐约听到的低语)


「只是忘了…..把……关……已。」


(爆鸣声)


「喂太宰?太宰!」


(忙音)


……死寂。




***待续***




*企划最近进度请关注十五色tag


*敬请期待。

评论
热度 ( 134 )

© JaneZ_铃铃痴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