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eZ_铃铃痴汉

这里阿简,真爱铃子。
Live long and prosper.

【文豪野犬/太敦】曾经的痛苦(Bungo Hospital系列)

本来想写边缘型人格障碍的,但是我翻了翻书架上的心理学书,它告诉我患这种病的多数为女性......行吧,女性就女性。

改了半天还是觉得自己ooc......患病中的太宰先生应该是什么样的啊!【摔

敦君出场晚,敦君出场晚,敦君出场晚

真的不虐,真的,这个系列专业发糖啊!【看我坚定的眼神

中也先生的职业应该很好猜吧......





————————

闪烁的手机屏幕成为了漆黑的房间里唯一的光亮,太宰静静的坐在床边并不想去理会,但他还是低估了那个小机器的执着。嗯,有点像阿敦。这样的念头太宰的脑海里一闪而过,但紧接着又被他扔到了无尽的黑色荆棘中去了。

手机的震动声埋在柔软的床铺里,终于发出最后一声沉闷的哀鸣。倚在床边的太宰皱了皱眉,最终还是缓慢的伸出手把那个小东西握在了手心。突如其来的亮光刺的太宰眯了眯眼,最上面那一条显示着“蛞蝓”两个字。

虽然只要拇长屈肌的一个简单的收缩与舒张,但回拨好像还是用尽了他所有力气一样。

电话被很快的接起。

——青花鱼你是死了吗!

是气急败坏的声音。

——就算是抑郁症也给我接电话啊!

握着手机的手垂在地上,无精打采。

——你是不是又把自己关家里了?!我说过这种病要多出来走走吧!

散落在地上的绷带到处都是,洁白的布料映衬着淡粉色的疤痕。

——......

难得的,因为透过电波而有些失真的声音停了一停。

——那个孩子过得很好,你不用担心。

仰头枕在床沿而凸显的喉结动了动。

——我今天去看他了,正常的上课,正常的吃饭,正常的回宿舍,话说这不正是你所乐意见到的吗?

垂在地上的指尖也动了动。

——那你又在期待些什么,太宰?

 

那你又在期待些什么?那你又在期待些什么?那你又在期待些什么?

我......没在期待些什么。

 

——或许回学校会对你的病好一点,就算不教书,多见些人也是有帮助的。整天躲在家里不是你的风格啊,太宰。还有,放在你床头柜上的安眠药给我扔了,别以为我不知道。喂,你有没有在听啊......

 

手机里传来的声音模糊而遥远,药效一阵阵的袭来,开着口的白色药瓶安静的躺在那里,执意的,顽强的,略过电话那头的警告。

 

“太宰先生!太宰先生!”是什么声音逐渐清晰,温柔地带着点坚定不移?刺眼的阳光和温暖的触感是梦与现实的分界点,太宰感觉有什么搭上了自己的肩胛骨。

“太宰先生请醒一醒,在这里睡觉会着凉的。”

“我知道做完手术您已经很累了,但我们还是先回家吧。”

这种时候听觉总是会先于视觉一步到达大脑皮层的回路,少年温润的嗓音回荡在小小的办公室里。睁开眼,模糊中是对方好看的银白色头发,然后是含笑的紫金色眼睛。

“唔,可是阿敦,我好困啊。”

“要不你背我回去吧。”

迷糊中脱口而出的是多年不用的亲密昵称,太宰一脸无所谓的提出任性的要求,而少年也是熟练的一笔带过,依然执着的微微摇晃着他的身体。

“太宰先生是睡糊涂了吗......那为了犒劳太宰先生,要不我们今天买螃蟹回去吃吧。”

“敦君,你这是犯规哦。”太宰缓慢的撑起头,有些慵懒的看向坐在自己身边的中岛,“所以,在吃饭前的时间里,敦君的大腿都属于我。”

对面的少年顿了顿,停下摇晃太宰身体的手,有些认真的摸着下巴思考着。

“......可以是可以,但是谁来做饭啊?咦,太宰先生你怎么又睡着了?!”

趴回桌面的太宰继续闭上眼睛,任凭中岛怎样的大呼小叫也岿然不动,夕阳照在有些凌乱的发上,显得蓬松而柔软,晚霞在小小的办公室里映出一片温暖的昏黄。

 

我......没在期待些什么啊。

 

FIN

 


评论 ( 13 )
热度 ( 64 )

© JaneZ_铃铃痴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