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eZ_铃铃痴汉

这里阿简,真爱铃子。
Live long and prosper.

【太敦/十五色】延绵的朱红色

十五色的各位写的都太好啦,感觉自己就是个文渣......

*ooc到飞起

*后半段极度玛丽苏

*幼驯染注意

*应该是刀

*作者一定会被打系列





——————————

01

“咚咚”,那是有人在门廊上奔跑的声音。

“咔哒”,中岛推开门,朱红色的手链穗子击打在门框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太宰先生!”

 

 “啊,敦君你来了。你可是家主,怎么能这样大呼小叫呢。”屋里的人悠闲地打着招呼,话里话外都没有被吊在悬梁上的紧张感。

“所以说啊,太宰先生您只要好好待着不要自杀,而且不要再说如果家主再不过来凳子可就要倒了什么的,我就不会大呼小叫了吧。”

说着,中岛上前把吊在悬梁上的绳子剪断,然后又费了很大的力气把围在太宰脖子后面的结解开。

“真是的,太宰先生你不要系成死结啊。”

撑着手坐在地上的太宰对中岛的抱怨不为所动,甚至嘴里还哼着不知名的小调。中岛仔细听了听,不过又是在赞颂自杀的美好,他微微叹了口气。

“太宰先生您作为军师,总是这样我会很困扰的啊。”

“原来敦君也会困扰啊......”太宰停下哼唱的曲调,仰起头喃喃道。

接着太宰直直的对上中岛的眼睛,即使是仰视,灼灼的目光也逼得对方有些窘迫。

“所以对敦君来说,让你困扰的是太宰治喜欢自杀,还是单单的太宰治这个人呢?”

原本有些无奈的中岛僵直在那里,一瞬间,太宰没能再继续欣赏到对方漂亮的紫金色的眸子。

“太宰先生请不要再说这些意义不明的话了,现在外有浅井家虎视眈眈,就算是番内也并不十分安定,所以太宰先生作为军师也请安分一点吧。”

听到这,太宰放弃继续追寻中岛的眼睛,站起身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尘土,自顾自的向门外走去。

“啧,又拿种话来压我了吗?好吧,既然你不想说我也就没必要再问,反正无论多少次也都只能得到这样的答案。那既然是家主的命令,我也就不得不听命了吧。”太宰停在门边,与之同时落下的还有他的话语。半晌,太宰的声音才再次响起。

“不过,阿敦,你在害怕些什么?我的作战方案有出错过吗,所以无论是对内对外你都没有必要去惧怕他,多少次我都会护你周全。”

说完,太宰头也不回的走出房门,徒留中岛一个人愣愣的看着他的背影。微风吹起和服的宽袖,中岛想要伸手去拦下那片舞动的阴影,最终也只是攥紧了缠在腕上的朱红色手链。

 

02

“太宰哥哥!太宰哥哥!你在哪里啊?”

大声呼唤着的是一个身穿白色浴衣的孩童,浴衣的肩部绣着一只穿行在竹林中的老虎,却完全没有任何违和感,反而与他粉雕玉琢的脸相互衬应。

“哈,阿敦你还是这样喜欢大呼小叫。”

白色浴衣的孩童猛地抬起头,看向头顶上对他来说已经相当遥远的樱花树枝,里面传来另一个清脆的声音。

“太宰哥哥,你......你怎么到这么高的地方去了啊!你小心一点,不然掉下来会摔死的啊!”孩童惊恐的看向正探出头来,坐在树枝上悠闲地荡着腿的少年。

而少年却是一脸的无所谓,“摔死也没什么不好吧,而且阿敦你这幅样子要是被那些老家伙们看见了,又要说你不成器没办法继承中岛家的家主了。”

看到想要从树上跳下来笑嘻嘻的太宰,中岛慌忙的想从底下接住他。但对方却直接无视了他的好意,轻松地就落在中岛的旁边。

“所以太宰哥哥你就不要再突然跑去自杀了,说不定先生们的怨气就不会撒在我身上了。”

太宰听到中岛委屈的抱怨哈哈大笑起来。

“可是阿敦,那些老家伙们教的东西实在是太无趣了。而且已经会的东西,就没必要再学一遍了吧。”

听到这话的中岛瞪大了双眼,气鼓鼓的嘟起了嘴巴,“是啊,我不像太宰哥哥一样聪明,什么东西学了一遍就可以全部掌握,甚至没学过的东西也能讲的头头是道。”

太宰看着对方因为生气而故意撇过头的样子,心想我说的可不是这个意思。最终他还是拗不过中岛,有些无奈的从怀里掏出来一串朱红色的链子。

“喏,送你的。”

原本还气呼呼的中岛立马便被太宰手上的朱红色所吸引,露出欣喜的表情。

“这是我在街上闲逛的时候无意间看见的,说是用最纯净的朱砂磨成的,我看着好看就买下来了。本来是想送给隔壁家的铃子的,既然这样就当是我给你添了麻烦的赔礼好了。”

虽然说出口的语气是那样的随便,但太宰还是拉过中岛的手腕,认真的把朱红色的链子一圈一圈的缠上,最后又仔细的打了一个好看的结。

“还有啊,阿敦作为家主有我替你聪明就可以了,你只要好好地坐在那个位子上待在我的背后,无论是那些可怕的家臣,还是那些虎视眈眈的邻国,我都会帮你挡下来,好好地护着你的。”

朱红色的圆润珠子衬的中岛的皮肤更加莹白,太宰就这样握着对方的手看了良久,最终还是在心里狠狠的否定了店老板的那些男孩子带着不合适的言论。

而中岛完全沉浸在礼物的喜悦中,完全没有理会太宰的出神。黑发的少年看着中岛伸出手,阳光透过珠子间的缝隙,穿过对方张开的白皙手指,最后洒在绣着老虎的浴衣上,斑驳着像极了男孩眼里的点点星光。

 

03

是什么时候他们俩的关系到了如此地步呢,中岛时常会这样想。或许是在自己继承家主之位的时候;或许是更早,在太宰成为众人口中的中岛家“无尽的智囊”的时候。甚至连称呼也不知不觉的从“太宰哥哥”变成了“太宰先生”,而他们的关系也同样随之渐行渐远。

 

中岛很清楚地知道让这所有的一切发生的罪魁祸首是谁,说好听点是他害怕自己对太宰的过于亲近会引来别人的妒忌与怨恨,反而使太宰处于危险的境地;说难听点,不过是自己的虚荣心与自卑心作祟罢了。

太宰很聪明,中岛从小就知道,他也一直被对方保护在身后,那看起来并不魁梧的背影却为他挡住了几乎所有的腥风血雨,甚至一丝血腥味都没有传入到他鼻中。中岛也清楚地知道外面那个不加任何修饰的世界与被太宰的羽翼所隔绝的世界有本质上的不同,他憎恨着自己的软弱,他清楚自己必须离开独当一面,却依然恋恋不舍。

 

太宰一直都是同龄人当中最早熟的那一个,而且也同样去懂得怎样掩饰自己的锋芒,甚至在他父母成为那些家臣们政治争斗的牺牲品之前就知道了。在这个时代生活下去需要的不仅仅是头脑,至少在他被中岛家的前任家主一眼看中并接到身边培养之前他是这样想的。

目睹自己双亲惨死的太宰原本对这个残酷的世界已经没有任何兴趣,活着好像变成了一件很随意的事情,直到他看见那双紫金色的眼睛。那里面是他所没有的对生的朝气与渴望,带着点懵懂无知,带着点稚气未脱。他得到的命令是辅佐下一任中岛家的家主,但在那一刻他也决定了,他想要做到的不仅仅是辅佐。

于是他追求的不再是单纯的手段,他还要得到力量。他要守护住那双眼里的东西,他所没有的东西。他把那个孩子收在自己的羽翼下,他给他说有我在就没有关系,有我在就没有人能伤的了你。直到他在这个家里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可是他却发现这世间的残酷远不止于此。

 

04

战报传来的时候,太宰还在居酒屋喝酒,他看到中岛身边最亲近的随侍一脸惊慌的跑进来的时候甚至还觉得有些好笑。

“说吧,这次敦君又搞砸了什么事情啊?”

但对方的回答一击就打破了他所有的轻松随意,“出羽被攻破了”,这六个字一个一个的沉击在他脑子里。接着他扔下酒杯,推开挡在他面前的随侍,飞快的跑了出去。

一路上他的脑子是混乱的,出羽不该被攻破,或许应该说出羽是最不应该攻破的。他算得很清楚,他让中岛守在出羽的是柴田家,那是臣服于中岛的最早的家族,三代武将,本代的当家更是其中的佼佼者,所以出羽不可能被攻破,除非......想到这,太宰的心跳骤然停掉了一拍,千算万算,他还是算漏了一步。

 

太宰推开门,上一次来这里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那是两个月前他私下指导中岛该怎样部署兵力的时候,他甚至还信誓旦旦的说过要护他周全,现如今太宰只觉得讽刺。

中岛安静的坐在垫子上,身上绣着的依然是那只穿行在竹林中的老虎,不同的是浴衣换成了面料华丽的和服,腰间多了把短刀。太宰看着闭目养神的中岛,想着他一直护在身后的那个孩子也长大了啊,已经不会再因为战争而手无足措了。然后他听到对方冷静的开口,这一次,紫金色的眸子率先的,灼灼的望进自己的眼睛里。

 

——我要亲自去前线指挥。

 

太宰突然觉的他是不是耳朵出了问题,或者他酒喝得太多已经出现了幻听,他有些不敢相信这是从中岛嘴里说出来的话。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我知道。”

“那你知道柴田家已经叛变了吗?”

“......”

“所以,这就是你临时的没有通过大脑就做出的决定?”

“可是现在除了这个还有别的办法吗?!”少年的脸带着些狰狞,太宰仿佛看到一只白虎在冲着自己咆哮。

“你知不知道去前线意味着什么,你去前线就可以解决吗?你以为你去了前线你就有这个能力?”太宰步步紧逼,原本气势充足的中岛很快就败下阵来。

“可是......可是现在还有别的办法吗?”中岛最后泄气的瘫坐在垫子上,好像又回到了那个柔弱的少年模样。

太宰的眼神柔软下来,不慌不忙的走过去,在中岛面前坐下来。他看着对方头顶的发旋,然后伸出手揉乱了它。细软的发丝穿梭在太宰修长的指尖,好像每一根都在挽留。

 

——我不是说过还有我吗。

 

有多久中岛没有见过太宰这样温柔的笑过了?作为军师和最亲近家臣的太宰仿佛比作为家主的自己还要忙,他每天都有着无数的谈判与会见,细心的处理着番里的大小事务,在各个家族之间做着衡量。就算有空闲的时间,仿佛也没有了可以随便去找他的理由。中岛攥紧了掩盖在宽大袖子下的手,内心挣扎着想要阻止太宰继续说下去。

 

——我去。

 

眼泪最终还是没有忍住,一滴一滴晶莹的砸在太宰的手背上,中岛听到对方喉咙里发出的低沉笑声,接着他的嘴唇就被含住了。

 

——阿敦只要在城里等着我就好了。

 

如果当初能拦下太宰先生就好了。

 

05

要征得家臣们的同意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中岛几次想要开口,都被太宰拦了下来,掩在重叠袖子下的手紧紧握住他的,传递过来的是只有对方能带来的安心。中岛看着对方认真与家臣们周旋的侧脸,脑海里回荡的全是太宰温柔坚定的话语和挥之不去的笑意,以及那个充满太宰味道的浅尝辄止的吻。

 

出征前的那一天晚上,中岛甩掉了所有随侍,悄悄地摸进了太宰家的院子。月光洒在平铺的石子上,泛着冷光。明明已经是仲夏,而中岛却在微微的发抖。

“敦君为什么不进来呢?”

明亮的烛光将瘦高的人影清晰地映在门纸上,门在里面被推开,太宰站在廊边遥遥的望向中岛递出自己的手。是被蛊惑,还是身随心动?中岛乖乖的走过去将自己的手放入对方的手中,太宰牵住中岛的手腕,精准的摸到了那条朱红色的手链,笑容在太宰的嘴角渐渐晕开。

“敦君还带着这条手链吗?”

“啊......是,因为是太宰先生送的。”

伴随着太宰的低笑,两人走进室内,架子上挂着的是太宰的护甲,明黄色的烛光通过深棕色的甲片照映进中岛的眼睛里,少年微微的眯了眯眼。

“敦君好像没有见过我穿护甲的样子呢,想看吗?”

中岛轻轻摇了摇头,他看向太宰,对方茶褐色的眼睛里依然是一片温柔的笑意。被握在太宰手里的手腕微微转动,中岛将自己的手滑进对方的手掌中,十指相扣。

“太宰......哥哥......”

中岛另一只手拉住太宰的前襟,踮起脚尖,将自己的唇妥帖的印了上去。就在双唇接触的一瞬间,太宰就将手绕到了中岛的脑后,手指插进柔软的发丝,指肚轻柔的摩挲着,将对方更紧的拥进自己的怀里。

 

散乱的银白色发丝随意的铺在榻榻米上,十指相扣的手停在中岛的颊边不过一掌的距离。白皙的胸脯暴露在空气中,身上是被扯开的凌乱不堪的浴衣。两条深浅不一的腰带被扔在一旁,相互交缠着,就像榻上的两个人一样割舍不开。

太宰牵起中岛的手,吻上他的手背,顺着胳膊移行到嘴边,然后含住中岛的嘴唇,撬开对方的牙齿,轻挑勾舔,直到红晕爬上少年的脸颊。

意犹未尽的太宰侧过头,埋首在中岛的颈间,复又一路吻至胸前,于是白皙的皮肤上,一朵朵红梅犹如在雪中盛开。

——可以把手链留给我吗,阿敦?

迷蒙一片的紫金色眸子里,倒映着的,是太宰姣好的面容,中岛沉醉在对方温柔地泥潭中无法自拔。朱唇微启,他听见他的声音都是抖的,带着一丝甜腻。

——好。

月光透过半开的门板,一切都趋于明亮,却依旧照不尽那一室的旖旎。

 

06

耳边是战斗的厮杀和冲锋的鼓点,太宰安静的坐在营中,手中握着从中岛那讨来的朱红色的手链。两边的兵力悬殊,太宰清楚地知道这一战的结果。柴田家的家徽在对面山坡飘摇,冷兵器在一片黑压压的人群中闪烁着刺眼的光芒。

珠子在紧握的手掌中压出点点印记,抬起手,太宰将手链递到唇边吻了吻,上面因为常年佩戴而沾染的中岛的味道飘过他的鼻尖,甚至还能感受到少年的体温。太宰斜跨上马,抽出腰间的佩刀,面上是不同于紧张局势的冷静。

 

他答应过他的,有他在。

他答应过他的,他会回去。

 

冲下山坡的时候,太宰想到的还是中岛敦。想到他小时候用童稚的声音喊自己“太宰哥哥”,想到他少年后含笑喊自己“太宰先生”,但最多的还是那些有中岛敦存在的时光。被先生提问时自己在身后小声说着答案的中岛敦,乖乖站在樱花树下一圈一圈缠上手链的中岛敦,自杀失败被对方救下绽开无奈笑容的中岛敦,还有瘫软在凌乱浴衣上红着脸呢喃着“太宰”的中岛敦。

太宰治八岁之后的每段时光里都有中岛敦的参与,或许对生的意义他还是一样无处寻觅,他也并不畏惧死亡,甚至还有些兴奋,但是在百里外的城里还有人等他回去。

太宰握紧手中的太刀,鲜血在自己的面前飞溅开来。他有那个能力,就算是以少对多,他也不会让对方占得一丝便宜。

刀刃反射出如水的冷光,锋利的刀尖顺着护甲的缝隙穿过敌人的身体。太宰一个侧身躲过劈过来的刀刃,反手抽出腰间的短刀,毫不犹豫的刺穿对方的心脏。温热的液体流进太宰的掌心,是比朱红更深的颜色。雨水就是从那一刻开始落下的,先是一滴一滴,紧接着便是漫天的水幕。太宰又紧了紧手中的刀,露在外面的朱红色的穗子随着动作晃了晃。

出羽必须守住。

 

雨水,鲜血,残肢,纵横交错的尸体遍布在山谷间。太宰最后倒在两具重叠的尸体上,天空灰蒙蒙的一片,被刀箭所伤的地方隐隐作痛,伤口被雨水冲刷的有些发白。太宰已经没有多余的心思去管它了,人在濒死的时候仿佛一切都变得不重要起来。

 

——太宰哥哥!

——太宰先生。

——太宰......哥哥......

 

茶褐色眼睛中的光芒逐渐变弱,浑浊的,浓稠不堪。太宰摸到了手腕上的珠子,然后用尽最后的力气攥紧在手里。或许这一次他真的可以追随自己的梦想了,太宰想,虽然是以这种不情愿的方式。他目光所及之处是一片延绵的朱红色,大雨模糊了听觉,远方传来的依稀是“哒哒”的马蹄声,以及在风中慢慢飘散开来的,带着熟悉的腔调——

 

“太宰先生!”

 

FIN


别问我为啥结局是这样的,我就是为了逃避责任

评论 ( 40 )
热度 ( 93 )

© JaneZ_铃铃痴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