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eZ_铃铃痴汉

这里阿简,真爱铃子。
Live long and prosper.

【文豪野犬/太敦】牛奶面包和煎蛋(Bungo Hospital系列)

终于赶在七夕的凌晨码完了贺文~

虽然我知道日本的七夕已经过去了,但是我就是想让太敦在这天虐虐狗【doge脸

*时间线为日本的七夕

*已交往设定

*私设有

*轻微社乱

*ooc ooc ooc

如果可以,就请




——————————

今天早上中岛是一个人起床的。一个人洗漱,一个人做早餐,所以连吃食看起来都是异常的简陋——虽然搭配与平常一样——一杯牛奶三片面包和一个煎蛋。出门的时候时间还早,中岛面对空荡荡的公寓,顿了一下,最终还是说了一句“我出门了”,才落了锁。

 

太宰是在凌晨两点的时候被叫醒的,手机振动在他枕边嗡嗡的响,怀里的人皱着眉翻了个身。小心翼翼的抽回自己的手,闪烁的屏幕上显示的是科室的公共电话。太宰轻手轻脚的起身,下床前还不忘揉了一把枕边人的头发。

太宰回到卧室的时候中岛已经醒了,他银白色头发的恋人半撑着身子,刘海乱糟糟的落在一侧,像一只睡眼蓬松的小猫。

“出什么事了吗,太宰先生?”

太宰重新坐回床边,手指状似无意的叠在对方的手上,插进指缝中摩挲着。

“没什么事,就是大半夜送来一个出车祸的病人,叫我过去看看。”

听到这话的中岛虽然还没有完全清醒,但去摸衣服的手已经伸到了床沿。太宰拦住恋人的手,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有些时候他的这个后辈对待工作实在是有些认真过了头。

“你就不用去了,应该还不是太严重,毕竟今天晚上是乱步先生的班。”

太宰说着又把中岛摁回床上,把他的刘海揉的更乱了。

“你睡觉吧,明天你排的不是夜班?对实习生来说连着两天还是会吃不消的。”

话语间,太宰已经换好了衣服,睡衣被随意的搭在床边。太宰低下头和中岛交换了一个短暂的吻,最后又亲了亲对方的额头。

“我出门了。”

“嗯,路上小心。”

 

拥挤永远是电车上在清晨的必修节目,即使中岛故意早走了一个半小时,但狭小的空间内还是塞得满满当当。夏日的温度就算是在清晨时分也依然燥热,蒸腾的空气让中岛止不住的蹙眉。太宰先生不在,自己也只能挤电车,中岛叹了口气,仿佛无意间又让封闭的车厢加热了几分。

到医院的时候,中岛的后背几乎湿透了,衬衫通过汗水贴在身上,粘粘的并不好受。然后他又想到了太宰先生,想着对方不知道得没得空,有没有休息一下。于是脚底的步伐变得更加快了起来。

进了大楼,通过侧面的医用电梯,中岛升到自己的楼层。路上和相熟的护士小姐们一一打了招呼,找到国木田先生,最终被告知太宰正在补觉。于是中岛转了个方向,又朝办公室走去。

中岛蹑手蹑脚的进了办公室,但门把转动的声音还是惊扰了躺在沙发上的人。太宰用手当了当从窗帘缝中泻进来的阳光,刚睡醒的声音中透着一丝沙哑。

“唔,是阿敦啊。”

中岛轻轻带上门,快步走到窗台边,将帘子拉的更严实了些。最终室内只剩下些微小的灰尘,在仅剩的光斑里苟延残喘。

“太宰先生,时间还早呢,你再睡一会?”

太宰搭在腰间的手指微勾,中岛心领神会。窗帘的一角被牵动,他走到沙发边上,乖乖的等太宰枕到自己的大腿上。

“太宰先生饿不饿?今天早餐的便当我也准备了。”

深棕色的发丝扫过他的手,痒痒的,中岛看着怀里明明是更年长的那个人孩子般的把头在他的腹部蹭了蹭。

“困。”

最终还是憋不住轻声笑了出来,太宰先生撒娇的时候并不多见,但无论哪次他都很是受用。于是他低下头,蜻蜓点水般吻了吻对方的嘴唇,声音轻柔。

“太宰先生,早上好啊。”

回答他的,是对方安稳沉静的吐息。

 

太宰换好工作服的时候,中岛已经不在办公室了。实习医生的任务繁多,每天早晨整理病例就是其中的一项。他们需要确认好每一个病人药品的用量,了解他们的身体状况,跟随主任查房的时候不能出现任何差错。

太宰走出去的时候,正看见中岛推着病历车等在病房旁边。他勾了勾嘴角,他的恋人在学生时期就是最认真的那一个,总喜欢提前——在大查房之前还有半个小时的驻院医师的例会——准备好所有的东西。

身材高挑的男人对上倚在墙边拿着病历的年轻医生的视线。那真是一双会说话的眼睛,太宰想。走过对方身前时,太宰勾着对方的眼神,嘴角是一抹调笑。最终眼神交错,衣角堪堪擦过银发青年的膝前,充满消毒水味的空气中只留下了句淡淡的“Atsushi”。

 

中午的时光就变得泛善可陈起来,他们有段时间没有去惯例的楼道里了,而是乖乖待在了办公室里——应太宰的要求。

午餐是中岛早上准备的便当,橙色的香肠被切成乌贼的形状整齐的排列在晶莹的米饭旁边,最边上的鸡蛋卷发出诱人的金黄色。太宰用筷子戳了戳放在旁边被衬的油绿油绿的西蓝花,撇了撇嘴,然后统统夹进了中岛的便当盒里。

“太宰先生请不要挑食啊。

“敦君今天竟然没有做茶泡饭。”

中岛有些无奈的笑了笑,午间的阳光仿佛给对方的发梢镶了一层金边,好看极了。

 “是是,那下次做太宰先生最喜欢的螃蟹好了。”

中岛从善如流。

 

下午惯例是他们实习生的学习时间,这次是为数不多的福泽先生的亲自教学。不过每次授课的医师并不相同,当然有时会是太宰。

福泽先生便是神经外科的主任,是一位很有威严的中年男人。但了解之后,就会发现福泽先生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严肃,其实是一位非常温柔并且尽职尽责的医生和老师。

讲台上,福泽先生用低沉的声音念着一个个拗口的医学名词,而中岛却在频频走神。他很早就注意到太宰了,对方倚在门边不远处只有他能看见的死角。中岛顿时觉得对方恶意满满,并且自己受到了相当大的干扰,即使那个男人只是简简单单的在冲着他笑。

他故意用书本挡住自己有些泛红的脸,不再去理会那边的男人,强迫自己的耳朵去捕捉那些晦涩的名词。但······还是忍不住。中岛的眼神飘忽,当移到门边时,却发现对方已经不在了。

什么嘛,这个人真是······

手机细微的震动打断了中岛的思绪,他小心的摸出手机,渐亮的屏幕显示的却是另一个不嫌事大的人。

From:乱步先生

中岛君刚才走神我可是都看到了哦。

“嘭”是中岛彻底脸红的声音。

 

课程结束的时候已经是下班的时间了,人们三三两两的结伴讨论着晚饭吃什么,只有中岛匆匆忙忙的往科室赶。推开办公室门的时候,太宰正捧着本书看的津津有味。看到中岛进来,他笑眯眯的打了个招呼。

“呦,敦君。”

“让你久等了,太宰先生。”然后有些无奈的长舒了一口气,“哈,以后我值夜班的时候,太宰先生还是先回去吧,不要等我了。”

“没有敦君陪着我可吃不下饭。”

“真是的,太宰先生······这种时候就请不要用这种一本正经的语气了啊。”

“是事实哦,敦君。”

“好吧好吧,所以太宰先生打算吃什么?”

“唔,我叫了茶泡饭。”

“诶?”

太宰将中岛欣喜的表情尽收眼底,也跟着笑了起来。茶褐色的眸子温柔如水,里面倒影着银白色的影子。

“今天是七夕哦。”

“听说医院东边的神社有烟火大会呢。”

“所以想跟敦君一起看。”

中岛摸了摸有些发烫的耳垂,最终还是支支吾吾的答应了下来。

 

当第一朵花火在空中绽放的时候,在神经外科那间小小办公室的一隅,太宰治吻了中岛敦。

 

“敦君,七夕快乐。”

“今天我跟与谢野医生换了班呢。”

“所以今天我可以陪你上夜班了哦。”

 

FIN


——————————

简铃脑内小剧场

国木田:不就是值个夜班吗,至于吗,谁还没值过是咋地

其他护士:国木田先生为什么今天签字都是抖的不行

其他医生:为什么今天的太宰医生看起来春光满面,明明他昨天被大半夜叫来值了夜班【黑人问号

——————————

感谢观看【鞠躬


评论 ( 15 )
热度 ( 78 )

© JaneZ_铃铃痴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