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eZ_铃铃痴汉

这里阿简,真爱铃子。
Live long and prosper.

【文豪野犬/中敦】捕捉(3)

努力复健中······

但好像并不怎么成功orz

总感觉我更这篇文的时候就像在挖坟一样【捂脸

前情提要:(1) (2)

如果大家发现三篇文章的画风明显不同,嘛,可能是我脑子有病吧【望天





————————————

06

中岛醒来的时候看见的是一片雪白的天花板,与自己那间狭小低矮的公寓不同,它看起来宽敞明亮,上面还印着繁丽复杂的花纹,漂亮的恰到好处。床头柜上安静的躺着一盒香烟,零星的烟蒂散落在旁边的烟灰缸里——是与自己后颈散发着的相同的味道。

“哟,小鬼你醒啦。”

黑色的剪影倚在卧室的门框处,背着光,中岛有些看不太清对方的脸。但那头耀眼的糖浆色还是出卖了他,在厚重窗帘营造的昏暗中仿佛是映在傍晚天空中的红霞。

“中原······先生?”

手肘撑着久了,就显得有些无力,隐藏在强大异能和抑制剂背后的中岛敦本质上还是一个刚经历过发情期的Omega。床上的少年可能意识不到,但倚在门边的男人却看得真切。纤细的胳膊撑起削瘦的肩头,明晃晃的锁骨暴露在他的眼皮底下,羸弱又色情。武装侦探社是不给人饱饭吃吗,中原中也止不住的皱眉。当然也拜这所赐,自己的衣服套在中岛身上看起来比它原先的主人还要合适。

其实中原中也不太能知道怎样去面对一个Omega,他的工作环境决定了他的身边充斥着的都是一些气味粗糙的alpha,再怎样也是些索然无味的beta。就算人都有七情六欲,但那些妖娆性感的地下工作者到底是不能与中岛敦所相比的,无论是从肉体上,还是从感情上。

“小鬼你知道一管抑制剂花了我多大的价钱吗?”

恶人的语气自己大约是改不掉了,其实金钱对他来说并不算什么,作为一个低调的富豪,这点钱大约只能算是日行一善。但是被自己差遣去购买抑制剂的部下的眼神令他着实不爽,所以你们眼里赤裸裸的“我的上司这次在阴沟里翻船了吗”是怎么回事?!他会是那样的人吗?!中原中也气结。

但少年难免当了真,面上明显一副被吓到的表情,连话都不会好好说了。

“那、那个,中原先、先生,钱我会努、努力还上的!”

中原中也揉了揉太阳穴,“不是钱的问题······”他觉得自己头更疼了,“而是说你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这种时候难道不是应该给自己来一针然后乖乖的待在家里吗。”发情期还出来乱跑,难道等着被上吗?

最后一句中原中也还是给憋住了,不然那只小鬼听见了指不定怎么瞪眼。

中岛撇开了头没再看向倚在门框的男人,手指绞着床单,显之更加凌乱了。

“只是出任务罢了。”

“啊,是吗。”

中原中也心里明镜似的没再多问,小鬼不想说,还有什么好问的。谁还能若无其事的把自己最私密的东西暴露在一个陌生人面前,他中原中也没那个能耐他知道。

“因为发情是不定期的,所以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而刚好备用的抑制剂没有了······”

中原中也懵了一下,他没有想到对方会这么坦白,他也不想对方这么坦白——这就显得他是一个好人一样了。可他没想让别人觉得自己是个好人。

“所以把自己的‘弱点’就这么暴露给敌对组织没问题吗?”中原中也微微眯了眯眼,嘴角扯了点笑容。黑手党的本能早已渗入他的骨髓,就像在雨夜里捡到发情的小老虎一样,他最先考虑的永远都是组织的利益,剩下才能由感性来处理。

“如果是这样的话,中原先生不应该一开始就把我上交给你们的首领了吗?”

怎么说的来着,不愧是太宰治的后辈吗······中原中也觉得对方可能比太宰治还难对付,毕竟太宰治手里没握着自己的心脏不是吗。

可越是这样,中原中也就笑的愈发开心了,发自内心的。他笑呵呵的走上前来,把浆洗过的衬衫扔到了少年的头上,白色的衣物擦过他的指尖,残留的是自己熟悉的味道,中原中也满意的点了点头。虽然他的部下内心戏很多,但好像并不妨碍他们的办事效率。

于是,现在他前面这只小老虎身上铺满他的味道了——清淡的衣物熏香和熟悉的烟草气息——至少现在是。

“小鬼你不饿吗?”

 

07

今日的武装侦探社气氛有些紧张,泉镜花把时常抱在怀里的布偶兔子绞的有些紧,国木田独步在侦探社门口徘徊,就连太宰治也收起了平日的嬉皮笑脸,鞋跟哒哒的敲在地板上,也敲在每个人紧绷的神经上。

 

中岛敦不见了倒也不见得是什么大事,但是太宰敲了敲手,这么掐指一算,说,敦君最近好像快到发情期了。太宰治此人,虽然平日里看起来那么不靠谱,但是每到关键时刻总能起到决定性作用,以至于大家也倏地紧张起来。

但与谢野还是有些异样的望了望那个神神叨叨的男人,顺便挑挑眉。中岛敦的发情期连作为医生的她都说不准,鬼知道太宰是怎么算出来的。以至于脑补的太多,她狠狠的打了个寒颤,最终得出来的结论还是要离那个可怕的男人远一点。

 

所以当中岛推开侦探社的大门的时候,他感受到了来自全方位零死角的关怀。最先察觉出异样的,还是太宰治。对方皱着眉头,捂着鼻子,身体明显想要躲得远远的。

“呜哇,敦君你身上是什么恶心的味道,你是被丢到蛞蝓堆里滚了一圈吗?”

 “太宰先生你在说什么啊。”

中岛一头雾水,蛞蝓是什么东西,能吃吗?

“我只是被中原先生救了而已,如果不是中原先生,我可能都没办法好好的回到这里了啊。”少年倒是说的一脸镇定,听的人都是一脸震惊。

“什么?你说中原?那个中原中也?!”来自一脸震惊的国木田独步。

“对,是中原中也先生。”说着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点了点嘴边,“之前好像被要求叫中也先生了,所以今天早晨才这么生气吗······”

今天?早晨?

霎时间,整个侦探社仿佛被扔进了一滩烂奶油,甜兮兮,黏糊糊,浑浊不堪。大家纷纷开始呼吸困难,但又表示呼吸工具已经罢工,连与谢野晶子都治不好。

结果还是太宰治能担得了大梁,撑得起天花板,一句话把大家的肺继续打的七零八落,无论是氧气还是二氧化碳都被拒绝在僵硬的肺泡里面,打了个转,又被吐回了原处。

 

“那个漆黑的小矮人还真是不得了,敦君这是恋爱了啊。”

 

TBC

 

 

评论 ( 11 )
热度 ( 62 )

© JaneZ_铃铃痴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