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eZ_铃铃痴汉

这里阿简,真爱铃子。
Live long and prosper.

【文豪野犬/太敦】太宰治奇事·壹(1)

一鼓作气!

*《返老还童》(电影版【敲黑板)paro

*私设有,非常多

*有引用原作情节

*大正昭和时代背景

*ooc ooc ooc

用了太宰先生笔名由来的梗,虽然有点生硬······我错了,米娜桑【土下座!文中的太田静子是太宰先生《斜阳》里女主角的原型,为太宰先生生了一个女儿叫太田治子,这里私自拿来当做太宰先生的养母了【惶恐【再次土下座




————————————

01

那是1918年的初冬,一战刚刚结束。但对这座日本本州岛最北端的小镇来说,不过是最平常的一天。那天的夜空特别美好,有漫天的繁星和明亮的月亮。津岛家迎来了他们的第一个男孩儿,津岛先生有些匆忙的飞奔在乡间的小路上,皮鞋踏在石子路上咔咔作响。

当他推开门板的时候,刚好赶上婴儿的第一声啼哭。他不知道该做出什么样的表情,他只是快步走到了他的妻子身边。被汗液浸湿的黑发散乱的铺在床褥上,刚刚做了母亲的女人面色苍白,嘴唇泛着青色。她颤抖着,捉住了她丈夫随身体俯下的前襟。

“答应我,给他一个容身之所。”

随后他就被推开了。医生走了过来,对方挡在他与妻子之间,面色悲痛。

“她的时间不多了。”

他没有说一句话,他说不出一句话。津岛先生有些撑不住身子,趔趄了一下,骤然拔高的啼哭声算是拉回了他的神智。是啊,他还有一个刚出生的孩子。

他跌跌撞撞的走过去,精致编织而成的摇篮安静的摆放在那里,白色的月光平静的铺在深色的毯子上。他抱起了摇篮里的孩子。小小的婴儿在襁褓中哭泣着,或许在悲痛着自己一出生就没了母亲。津岛先生掀起了裹住婴儿毯子的一角。

他差点没有控制住手臂的力道把怀里的“东西”摔到地上。

该怎样形容那一张脸?

他鸡皮鹤发,衰老到就要死去。他完全没有一丝新生儿的气息,就连哭泣声也像是一个发着怪脾气的老头。他的皮肤就像粗糙开裂的木头,眼睛里也蒙着一层灰白的雾色,死气沉沉。他的胎发灰暗而没有光泽,如冬天干枯的枝叶一样搭在脑门上。

津岛先生猛地抱起婴儿冲出门外,医生与护工都想要拦住他,但是没有成功。怀中是刺耳的哭声,津岛先生的心情更加烦躁了。走尽长廊之后,是湿润的带着咸腥味的空气。点缀着繁星的夜空不再美丽,反而像是长着无数只眼睛的上古妖怪,黑暗中的乡间小路仿佛一直通到它的胃里,扭曲着,无穷无尽。

津岛先生听见了水声。

黑色的海浪拍打着岸边的礁石,隐藏在夜幕下的大海在他眼里突然美妙了起来,只要他稍一松手,他人生中的耻辱,他怀中的怪胎,都将随波浪渐远,最终消失在白色的泡沫里。

 

——答应我,给他一个容身之所。

 

“是她给了我生命——”

读到这里,中岛顿了一下,他用手指点了点发黄的页面,掩盖住了那些消极的字眼。就算经过多年时间,他对于“死亡”“自杀”这样的词语还是不能好好的吞咽咀嚼,仿佛太宰先生还未曾离世,嬉笑的拉着他的手,愉快的邀请着他入水一般。

中岛闭了闭眼,用微笑回应着孩子们急切的眼神,他深吸一口气,继续往下读。

“或许是我母亲临行前的托付······”

 

伸出去的双手倏然僵硬,临行前的妻子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断断续续,丝丝缕缕。像是一双无形的手,紧紧地扼住了他的脖颈,他变得呼吸困难起来。最终夜风还是轻柔的将婴儿送还到他的怀里,津岛先生只好失魂落魄的转身离去。

或许是海风的安抚,怀中的孩子安静下来,清浅的鼻息喷在津岛先生环住他的手上,男人轻轻的颤抖着。

昏黄的烛光点亮了斑驳的树影,如果没有记错,那是一家大正初年修建的老人院。海浪的声音还是没有褪去,津岛先生走上了那条被照亮的小路。

怀中的婴儿依然安静,他甚至还没有一个名字,津岛先生想。他摸了摸和服上衣的内襟,那是他清晨出门随身携带的两万円,这是他现在所有的家当。他用毯子再一次把婴儿裹紧,放在了门前的石板上。

 

照顾好所有的老人睡下后,太田静子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时间。她在房里点燃了一支白色的蜡烛,淡黄的烛光照亮了她手中摊开的书页。然后她就听见了叩门声,模糊的,只有轻轻的三下。

静子轻叹起身,这么晚了有谁会来劳扰这个偏僻的老人院呢?手中的书被反扣在榻榻米上,烛光的剪影在《万叶集》三个字上跳动着。她蹑手蹑脚的走进庭院,来到紧闭的门前。门栓与木头剐蹭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尤显突兀,吱呀一声,门从里面被打开。

——空无一人。

静子探出头环顾四周,连活物的影子都没有。她皱着眉头想要关门,真是见了鬼了。突然,细小的声响从脚下传来,是模糊沉闷的婴儿的嘤咛声。静子低下头,裹成一团的深色毯子动了动。她蹲下去抱起那团包裹,借着惨白的月光,毛毯的一角再一次被掀起,短促的惊呼声止在喉间,静子捂住了自己的嘴巴。而后她匆忙带上迟钝的木门,快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脚步扰乱了平静的烛光,细细的火尖抖出淡淡的黑烟。被踢开的书本随意的停在衣柜边上,婴儿被小心翼翼的放到了榻榻米上。这时,静子才得以仔细的好好看看那个孩子。

这真是一个奇迹。静子想。

她轻柔的拂上婴儿的额头,眼神中的怜爱包裹住小小的人儿,对方仿佛是感受到那目光似的,扯开小嘴笑了起来。于是,太田静子也笑了。

她想起了她日复一日的枯燥工作,她想起了在医院挂号的白色病单,她想起了恋人抽手离去的背影,而后她想起了她最近一直在看的书。

她的声音温柔,嗓音沙沙哑哑的,这或许是上天对她的恩赐。

“就叫你太宰好不好?太宰治。”

 

“这就是我名字的由来,‘太宰权帅’,出自日本最早的诗集《万叶集》。那是静子最喜欢的一本书,它几乎贯穿了我整个漫长而又无趣的童年时代。直到现在,其中的几篇我依然可以清楚地背下来——‘椿灰染紫色,行至海石榴;相逢在歧路,敢问尔芳名’。”

说到这里,中岛停了下来,不约而同的,他看着墨色的笔记——

“写到这里,我不禁的微笑起来,我想起了那个有着柔软银白色头发的少年,他的眼睛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我突然有点害怕接下来的时光了,没有他的最后的时光。”

老人笑了起来,被挡在皱纹后面的紫金色眼睛有些湿润,大约是有些累了吧,他想。于是中岛合上了本子,它被安静的搁在他的膝头,然而围在他摇椅周围的孩子们却纷纷抗议了起来。

“中岛爷爷我们还没有听够呢!”

“中岛爷爷再给我们讲一段嘛!”

中岛只是笑,孩子们的陪伴给他的孤独晚年平添了一份乐趣,他现在过得充实而开心。

“太阳已经下山了,你们也该回家吃饭了啊。”

挨个点了点鼻尖,门廊外的夕阳是橘红色的,是生命的颜色。他站起身,哄着孩子们送到门边。虽然孩子们叽叽喳喳停不下来,但还是乖乖的一个一个跟他道别,央求着他明天要多读一点。

看着孩子们可爱的脸,中岛点头,他挥挥手,看着稚嫩的背影们在远方逐渐消失不见。

 

太宰先生,你看我过得还不错。

太宰先生,你看我还是会被需要的。

太宰先生,有的时候,我真的很想你。

 

TBC

 

 ————————————

每章都在爆字数的我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鞠躬

评论 ( 26 )
热度 ( 29 )

© JaneZ_铃铃痴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