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eZ_铃铃痴汉

这里阿简,真爱铃子。
Live long and prosper.

【文豪野犬/太敦】太宰治奇事·壹(3)

不知道自己到底写了啥【颓

*《返老还童》(电影版【敲黑板)paro

*私设有,非常多

*有引用原作情节

*大正昭和时代背景

*ooc ooc ooc





————————————

03

人的一生总有那么几个匆匆过客,就如树枝上的新叶,到了秋天还不是一样要飘然而落,待到来年春天又是一副生机勃勃的光景。老人院的人们走了又换,太宰却一直留在那里,没人会觉得奇怪。医生说他活不过几年,但现在他依然“活蹦乱跳”,心脏越来越健壮有力。

有的时候太宰觉得他一直在改变,他时常问静子他会活多久,静子却告诉他人们的终点都是一样的,只是走的路不同罢了。她说,你有你自己的路,阿治。

有时候的晚上太宰是一个人睡的,静子的房间坐落在院子东边的角落,那些时候的早晨,静子会从西边回来,照顾他穿衣吃饭。太宰知道西边是山下先生的房间。

一个人睡的时候,太宰总会想很多,他可以聆听整个房子的呼吸,细微的虫鸣,还有模糊的海浪声。他看着月光透过和纸洒在他的枕边,这种时候他认为月光是有温度的。是一种像冰块一样微凉的触感,可是又不像冰块一样接触的久了会发疼。其实他对活着没太大的感觉,就像对待月光,毕竟他能活下来就已经是个奇迹了。

老人院的生活很有规律,每天早晨五点半静子就会起床,不管天气如何。曾经小有名气的演员鹤田小姐——她一直都要求别人这么叫她,会念些莎士比亚的剧本。退伍的老兵松岛先生——他好像还得过两枚勋章,会在和室里大声宣扬他的光荣事迹。而太宰,这时候他通常在浴室。

静子为了他的双腿付出很多努力,无论是偏方,还是各种复健治疗。烧开的草药味道并不算好闻,先是稍浓烈的苦味再慢慢回甘。大木桶里盛满了水,还有零星深褐色的药沫飘散在上面。太宰一天里总有那么几个小时是耗在里面的,通常静子会陪着他,有时候是诗集,有时候是小说。这大约就算是他的启蒙教育了。然后静子会给他做按摩和拉伸,她希望他能快点站起来。

晚饭通常在六点半开始,这算是太宰一天中最喜欢的一段时间了,这个时候大家都齐聚一堂。在这里没有什么规矩,太宰每天总是穿梭在不同的桌子上,听着不同的人说着各种人生百态。

周末的时候,静子会去镇子里的集市,偶尔带着太宰一起。静子总觉得太宰该多出去走走,在她视线范围内的。但太宰本人却不怎么喜欢,人多的地方会让他觉得很不自在。这种时候他反而开始想念起老人院来,虽然死亡是那里的常客,人们来到那里,又安静离去,但那确是个值得成长的美好地方。

燕子在西边的屋檐下筑了新巢,来年又在东边筑了一个。轮椅逐渐被遗忘在库房的角落里,厚厚的灰尘提醒着它的无人问津。山下先生不知从哪得来一块梨花木,他为太宰雕了一根拐杖,算是礼物。

 

“1929年,我十一岁,那一年,我遇到了除了我母亲与静子外第三个影响我一生的人,他有着一双美丽的紫金色眼睛,还有和他心灵一样纯洁的银白色头发,我喜欢叫他阿敦······”

 

每个周末,所有老人的家人都会来。

正值七夕,不大的院子里变得尤其热闹。住在附近的居民也聚集在一起庆祝,大家欢笑着,三五成群,互相诉说着美好的祝愿。

太宰拄着拐杖倚在廊边,看着人们嬉笑谈闹,看着活泼的孩子们点着的烟火明明灭灭。他一直觉得这样的日子其实挺无趣的。静子总说他沉闷,希望他可以交个同龄的朋友。可他是个怪胎,还像个老头,走不动也跑不快。

太宰看了一会打算转身回房间里去,时间已经不早了。节日的缘故,人们丝毫察觉不到时间的流去。他拄着拐杖,一点一点的挪动自己的步伐,在他确认好路面后,他看见了一双眼睛。太宰突然觉得世界突然有了色彩。

那双眼睛可真漂亮。背景里是点燃的烟花,烛光、火光还有星光一起盛开在紫金色的瞳孔里,但却倒映着自己衰老的脸。真是可惜,太宰想。

一个银白色头发的小男孩躲在走廊的柱子后面,怯生生的看着他。男孩子穿了一身米白色的和服,上面印着深紫色的条纹,腰间一条黑色的布带扎的规整。

两人就这么看着对方,谁都没有主动。

最后还是太宰叹了口气,他稍稍上前移了移,想着自己这幅面孔开口怕是要吓着对方,于是语气放的不能再柔。

“你······是找不到家人了吗?我可以去找静子,你看我这个样子,也实在帮不了你什么。”

男孩子什么也没有说,依然只是怯生生的看着他。太宰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说些什么,他可不会应付小孩子。

“呃······你叫什么名字?这样我才好······”

“我叫阿敦!”对方又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中岛敦。”

中岛?

啊,中岛。

太宰想起来了。老人院离海边不远,有些老太太兴致来了就喜欢去沙滩上散步。而中岛家的老房子就坐落在沙滩边上,离这里不过几分钟的距离。太宰见过中岛家的女主人,是个干练精明,但很和善的老太太,眼前这位应该是她嘴里常说要接过来的小孙子吧。

“中岛敦······是吗。我叫太宰,太宰治。我带你去找静子,她可以找到你奶奶。”

既然是认识的人,太宰难得用上了点耐心。然而接下来的剧情却完全脱离了太宰的掌控,它冲着一个陌生而又诡异的方向呼啸而去。

“我知道你,阿治哥哥。我不找我奶奶,我可以和你一起玩烟火吗?”

饶是太宰也瞪大了眼睛,说到底他也不过是个半大的孩子。再怎么有欺骗性的容貌,也抵不住那一声“阿治哥哥”。

鬼使神差的,太宰答应了下来。他说,好。

在整个庭院最偏僻的角落里,太宰看着中岛点燃了一根又一根的烟火,闪烁的白光看的太宰眼睛有些疼,男孩子倒是挺乐在其中,有时还咯咯笑着。

“你为什么不和那群小孩子一起玩呢?我明明比他们还要无趣。”

“他们不喜欢和瘦弱的小孩一起玩的。”

太宰噎了一下,看起来世道好像就是这样,优胜劣汰。

“那你为什么选择我?”或者说你为什么要叫我阿治哥哥?

“因为阿治哥哥就是阿治哥哥啊。”

小小的少年这样说着,他点燃了最后一根烟火。太宰看着对方站起身来,把那根正在燃烧的花朵递到了自己手里。

“阿治哥哥,最后一根送给你了。”

他的眼睛真好看,太宰在那根烟火灭下前这么想着。

 

“我至今都没有问过阿敦,为什么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能认出我来,后来想想大抵是静子告诉他的。静子是个温柔的人,她大约是看到了受冷落的阿敦不忍心,便让他来找我。我这一生有无数次觉得静子多管闲事,唯独这件事,我无论何时想起,总要感谢她一番。”

 

放完烟火后,太宰不情愿的被中岛拉着向人群走去。庭院里栽了几棵竹子,上面挂着的五颜六色的长条诗笺随夜风飘扬,他们停在其中一大簇竹叶下面。然后太宰看着中岛蹦蹦跳跳的走开,回来时手上拿了两张空白的诗笺。

“阿治哥哥有什么愿望吗?”

太宰看着在自己眼皮底下晃来晃去,飞舞着的细长纸条。它是橘黄色的,是生命的颜色。

他伸手接了过来。

 

“这是我人生中唯一一次想要活下去。”

 

TBC

 

 


评论 ( 9 )
热度 ( 28 )

© JaneZ_铃铃痴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