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eZ_铃铃痴汉

这里阿简,真爱铃子。
Live long and prosper.

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梦,趁着我还能记得赶紧写下来。
一开始好像是一群人一起参加了一个游戏,我也在这一群人里面。那里大约是一个山洞一样的地方,但是我们是怎么进去的,我已经忘了。然后我们就停在了一个像空地一样的地方。有点像十字路口一样的,有四个方向。我们是从这四个洞口的其中一个来到这个空地的,然而,这个时候我们当中有一个像是导游的女人,告诉我们要拐弯。也就是说,如果把我们进来的那个洞口和正对我们进来的那个洞口的另一个洞口当做纵向,那么剩下的两个洞口就是横向的。因为导游小姐说让我们在两个横向的洞口里选一个,于是,我就在梦里意识到我们可能正在参加一个游戏。这里的意识到,并不是那个参加游戏的我意识到的,反而更像是还有一个我在他们上空看着,然后意识到是在参加游戏。(画了一个简单的示意图,便于理解一下)
那么,我们来描述一下那两个横向的洞口好了。我记得梦里的洞穴里好像是没有光亮的,但是我却能很清楚的看到两个洞口的情况。在我右手边的那个洞口有一个铁栅栏挡着,那个铁栅栏挡住了整个洞口,甚至还能看到有手电筒的光束一闪一闪的。而我左手边的那个则是黑黢黢的一片,没有任何阻挡的东西。
于是,导游小姐就开始问我们要选择哪一个。我现在不能准确的说出到底一共有多少人了,反正能肯定的是,这是一群人,大约在十个左右吧。导游小姐问了一圈,也没有人能说出个所以然来,然后就问到了我。因为我看到右手边那里有手电筒的光亮,所以我就很有自信的说当然是这边。然后,导游小姐就开始质疑我。她一直在问我,真的选这边吗?这边真的没有危险吗?之类的。然后我就开始动摇了,说,就选这边啊,没什么问题吧。然后我就跟导游小姐慢慢的走近,探头看。接下来的剧情就开始整个脱离我的想象了。
我们从那个洞口里看到了一个僵尸。手里拿着手电筒,浑身光溜溜的,皮肤很皱,而且浑身泛红。头上也光溜溜的泛红很皱,脸上只有一只眼睛,占了大半张脸。我们俩看他的时候,他也在探头探脑的看着我们。这时候我们这群人里的男性们也走到了我们俩后面,这个僵尸看到他们后,直接就开始发狂。然后,我和导游小姐对视了一眼,说,这些僵尸好像看不见女性。
做梦做到这,剧情就跳跃了很大一部分,也可能是我醒过来之后忘记了。总之,在我现在的记忆里,我记得那个有铁栅栏的洞口被打开了,这个平地上,出现了很多僵尸。因为我和导游小姐得出的结论,他们真的只是在攻击男性。这个时候,本来有的四个洞口,好像就只剩下那个有铁栅栏的了,我们没办法逃跑,因为那里还有僵尸过来。而且这个平地的样子也改变了,里面加了很多家具。这里的家具,不过是些衣柜之类的。
我们这群人里的男性都在跟僵尸打斗,而女性们都纷纷在找可以躲的地方。我记得我找到了一个衣柜的后面,结果有一个男性(并不认识)看到了我,也想进来。我怕他会引来僵尸,于是我就出去了,然后就看见外面一片混乱。
梦做到这里就快要结束了,我甚至能意识到我在做梦,然后我就被强迫醒过来了。可以知道的是,梦里的那些僵尸长的并不血腥,就算有打斗的常年,也不血腥,或者说根本就没有见血,而且,在我醒过来后,也没有往常做噩梦时的那种紧迫感和心跳加速,浑身瘫软。所以,在醒过来的那段比较清醒的时间里,我就判定这不算一个噩梦。
大概就是这样吧。我记得我睡前好像有想过关于《釜山行》的一些东西,但是我并没有看这个电影,只是我身边的人有看过,但他们也只是仅仅的提到过,我甚至连剧照也没见过。所以这真的可以算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吗?
总之,感觉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梦,就写下来了,大家就当看个故事,乐呵乐呵好啦。

评论 ( 4 )
热度 ( 2 )

© JaneZ_铃铃痴汉 | Powered by LOFTER